第50章 真正的金雕王!

“女儿!”金雕王看见云清翼救出了阿苏丹晴,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扑了上去。

尽管金雕王自己也是身受重伤,但是还是时时刻刻关心着阿苏丹晴的安慰。

阿苏丹晴并没有什么大伤,只是被磕破了些皮肤,精神面目有些憔悴。

“她无大碍。”云清翼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就将阿苏丹晴放了下来。

阿苏丹晴连忙飞过去与金雕王拥抱在一起,差点就热泪盈眶的哭了出来。

“爹,你没事吧?你伤成这样……都怪我……”

“女儿,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

云清翼此时面色凝重,皱着眉头看着天上的樊天星和黄一龙。

黄一龙的拳头威力之大,足以破山断河,北域众妖无一能正面硬敌。

樊天星面对这样的强敌,只能智取,不可强攻。

“二弟,我来助你!”樊战尘不知又何时冒了出来,大喊一声,就朝樊天星飞去。

在战斗中没看见樊战尘杀敌的身影,这时候他到是冲的很是勤快。

多一个帮手也好,赢黄一龙的胜率多一点。

云清翼也没多想,就投入了与人类的战斗中。

“吼!吼!”

不远处,传来几声愤怒的熊吼。

“我们棕熊妖一族也不是吃素的,该死的人类,我要把你们锤成肉饼!”

只见几十只愤怒的棕熊妖也也吃吃砍来加入了这场与人类的北域大战!

这场战斗不仅是四翼天鹰一族和金雕一族的事情,这事关整个北域的尊严和领土完整!

云清翼微微一笑,又有了战力的加入,倒是可以让这场战斗轻松几分。

云清翼看着整个战场,人妖混杂在一起互相厮杀着,妖以力伤人,人以剑斩妖……两边都讨不到便宜。

云清翼看了看旁边重伤的只能勉强飞行的金雕王,问道:“金雕王阿苏烈,你是否还可以加入战斗?”

“我……还行……咳咳咳……”金雕王强硬的支撑着身体,十分勉强的说出了“还行”之话,但随后便咳出了几口血。

阿苏丹晴扶住金雕王虚弱的身子,十分心疼:“爹,你不行,就不要再硬撑着了!”

“不,你不懂。”金雕王艰难的摇摇头,身上再次泛起,只有在战斗时才会泛起的金色光泽,但此刻泛起的金色光泽却十分暗淡。

金雕王以为数不多的妖气凝聚成一只金色巨雕,但已然没有了刚才那股威风凛然的气息……更像是强撑着即将熄灭的蜡烛。

“我乃金雕王,我倒下了,金雕一族的王便也倒下了,金雕一族,不可无王,任何一族,都不可无王……”

阿苏烈硬生生的将嘴角的血给逼了回去,颤抖的说出这句话。

是啊,一族不可无王,一方领地,不可无王。

金雕王身为金雕一族的王,金雕王倒下了,金雕一族的族人们便丧失了大半战意,都会因为担心金雕王而不专心于战斗,而金雕王未倒下,金雕一族也便没有倒下,会以百分之两百的满腔热血战斗!

就像是四翼天鹰的妖王,樊白倒下了,四翼天鹰最开始都沉浸于悲伤之中,随后才换来的是愤怒,但这种愤怒过后——一族没有王,这个族群也就离没落不远了。

阿苏丹晴听完金雕王的话,陷入了久久的沉思,表情竟是前所未有的严肃。

“爹,你说得对,一族不可无王,金雕王不可倒下。”

金雕王刚想转身,拖着重伤之躯投入战斗局势,即使战死,金雕一族金雕王的威严也会久久流传!

但,阿苏丹晴却叫住了金雕王。

阿苏丹晴眼神中是与她那稚嫩的脸庞不符的刚毅,“爹,金雕不可无王,但你现在已经是十分勉强……”

“现在,请让我代替爹,率领金雕一族,战!”

阿苏丹晴严肃脱口而出的话,并不像是在开玩笑,话语里雄浑激昂,就像是一个真的有担当的一族之王。

那一刻,阿苏烈意识到自己的女儿阿苏丹晴长大了,真正的成长了。

无需多言,阿苏烈只是与阿苏丹晴对视一眼,父女之间,心灵沟通,便已知晓一切。以前,阿苏烈对阿苏丹晴实在太过于溺爱了,时时刻刻都想着呵护她,捧在手心都怕化了。

但,金雕一族的孩子想担大任,必须经历风雨的磨练,即使付出血肉的代价,才能领悟勇敢的真谛。

一只真正敢搏击长空的雄鹰,是永远不会畏惧暴风中的狂风暴雪!

面对强敌也要无所畏惧,即使有十倍的敌人也要迎难而上,这才是真正的金雕王!

“去吧。”阿苏烈轻描淡写的吩咐道,看向阿苏丹晴的眼神却是那样的不舍。

但阿苏烈知道,儿女终究是要脱离父母的翅展独自翱翔的。

“嗯!”阿苏丹晴坚毅的回答一声,随后便展开双翅,加入战斗!

她,要成为真正的勇敢无畏的金雕!

看着阿苏丹晴远去的背影,阿苏烈心中纵使万般担心,但嘴角却扬起了一丝微笑。

自己的女儿,长大了,学会了承担。

…………

而另一边,人类的灵舟上。

赫连欢已经吐血吐的差点都站不起来了,本就被重伤的赫连欢却在眼皮子底下被云清翼救走人质,虽然伤害性不高但侮辱性极强。

尤其是还被云清翼一掌给拍飞,这下赫连欢更是急血攻心,连最后两颗珠子都差点操作的不稳自爆了。

“妖孽,别以为我这就输了,我还有底牌!”赫连欢嘴角挂着一丝血,全身颤抖着自言自语地嘀咕道。

赫连欢目光一转,看向灵舟上不远处的小房间内。

赫连欢对着那处房间里破口大喊:“小妮子,快点出来给本尊疗伤,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父女的!”

房间内的木凳上,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面色憔悴,缓缓的站起了身。

外面战火纷飞,仿佛与她无关。

她长得像个仙子,小小年纪便生得一副倾国倾城之美貌,却是堕人了这百般浊气的凡尘……

少女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身后的四五十多岁却衰老的不成样子的落魄男子,极不情愿的走了出来。

赫连欢见少女从房间中慢悠悠地走了出来,却是极不耐烦地大吼:“姜晴,快用你们姜家的独门法术给本尊疗伤,否则我让你们父女吃不了兜着走!”

那种口吻,就像是在下命令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