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白皮土著的卑微

若是这样叶天也没拿下米颖儿,那就太无能了。

第二天,两人是十点才起的床。

“颖颖,怎么这么迟才起床?”

“昨天叶天写歌,我在一旁看,睡晚了。”

“这孩子,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要早睡,多休息,知道不。”

“哦,知道了。”

今天是周日。

叶天决定带米颖儿去图书馆,她不是想学金融吗,那就去借一堆书回来,制定一个学习计划,把一些该学的课程按步骤给学了。

开车到了市图书馆,不愧是特区,这图书馆的藏书量比一般城市多多了。

可是即使是这样,很多投资类的书还是太少了。

叶天第一批先帮她挑了十几本书,涉及货币银行学、投资银行业务、经济学原理、国际金融、证券投资多个方面。

帮米颖儿选完书后,他到外文书区,想找两本自己有兴趣看的书籍。

在书架旁瞥见一位年轻的老外。

这里毗邻港岛,老外是相当多的。

叶天选了一本对冲基金实务,打算用来摘选一些段落,当教材用。

书捧在手里,准备离开。

年轻的老外却开口了:“那本书,你看不懂的,而且你们也用不上。”

的确,里面大量的内容是关于期权,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ETF)的,在2010融资融券出来以前,没有做空机制,那这书里的内容学了也用不上。

但,叶天正好是期权专家,若不懂期权,怎么玩对冲?

老外说的是英语,叶天也用英语回应。

“不就是一堆德尔塔(Delta)与伽玛(Gamma)的模型嘛,有什么难的!”

老外一怔,数学学不好的还真玩不来期权。

“你懂期权?”

“不是懂,是精通!”

老外一听这纯正的华尔街口音,就开始了脑补。

“你在华尔街待过?”

“没有,但我现在能做出来的量化模型,连华尔街那帮人也做不了。”

他没吹牛,量化交易这一块,华尔街也正处于萌芽期。

毕竟受限于当前的电脑技术。

老外主动伸出一手:“你好,我叫霍夫曼,花旗投行的业务代表。”

销售岗位,连分析师都不算。

叶天直接对他没了兴趣。

“我有特许金融分析师CFA证书,不过被我遗失了,你若是分析师,或许我们有话题可聊。”

叶天径自离开,他想回到米颖儿身边。

CFA,国际财会领域三大黄金认证之一,天哪,霍夫曼可是连考了三年都没过。

原来是一个大神级的存在。

霍夫曼直接跟上了叶天的脚步。

“先生,能认识一下您吗?”

叶天边走边淡淡的回应,这次他用的是汉语:“叶天!”

这次,霍夫曼也用汉语:“哦,原来是天哥!”

嗯?这家伙挺会入乡随俗的。

“你在港岛待了挺长时间吧,一开口就是港腔。”

“对,我就是港岛长大的。”

“那你装什么洋鬼子?”

“我本来就是洋鬼子呀,他们一直叫我番鬼佬。”

在港岛,这种人有一特别的称谓,白皮土著。

洋人血统,却生在港岛、长在港岛。

“你跟着我干嘛?”

“想交个朋友,顺便希望能得到你的指点。”

“指点什么?”

“期权呀!”

也对,港交所有恒指和期权。

“你想成为CFA分析师?”

“是的,做梦都想,我已拿到了港岛的分析师资格,但含金量不够!”

叶天停下了脚步,摩挲着下巴。

自己要搭建投研团队,的确需要一个分析师,不过之前设想是有华尔街经验的留学生之类,但这个能说一口汉语的洋鬼子貌似也不错。

“我若指点你,你能做什么?”

“一年内,斟茶倒水、打杂都行!”

这么卑微的吗?

“你是不是犯了什么事被公司开除了。”

霍夫曼一愣:“你怎么知道,刚弄泡汤了一个大单,正放着长假。”

“那你到我这先试用一周吧,若能力足够,我给你发薪水,若不行,自己滚蛋。”

“什么职位?”

“分析师!”

“OK!”

叶天给他留了电话,约定周二联系。

找到了正在一张小书桌上看书的米颖儿:“走吧,回去给你上课。”

一对一教学,绝对不差于全日制的教育。

而且一些没用的课程,完全不用浪费时间,用一两年时间将米颖儿培养成一名专才,也是有可能的。

“下周,我将组建一个投资研究团队,到时你一起参与进来,同时我也会进行一些偏实战性的培训,结合你的理论课程自学,我相信你很快就能成为一名在资本市场翻云覆雨的人物。”

“真的吗,其实我喜欢这个,就是看上它钱生钱的能力,赚钱了,我就能买很多我想买的东西。”

“你缺钱吗?”

“自己赚的跟家里给的不一样。”

“嗯,我就欣赏你这种独立自主的性格。”

“对了,叶天,我们是不是该去药店买些安全措施。”

“买啥,顺其自然吧。”

“万一真的有了宝宝怎么办?”

“那不正好了吗,也不用在你妈面前装了,理直气壮的让她当外婆。”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