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

次日周三。

叶天哪也没去,也没交易。

在大户室给所有人做培训,他必须将自己的团队给拉起来。

“一些基础性的概念,你们不懂的可请教霍夫曼,我只负责讲投资策略。”

“丽姐、刘姐,你们只要专注好一种策略就行了,学多了反而会因为模式多了让你们亏钱。”

丽姐深以为然的点头:“我明白,你说过,专注专一是股市中难得的品质,要保持交易的一致性嘛。”

“很好,陈俊、小彤,你们要学会投资策略组合与定性定量分析,并学习制作投研报告。”

叶天打算,将两人往基金经理方向培养,当资金体量大了之后,龙头战法是不适用的。

“霍夫曼,我会教你套利与对冲,可应用到期货、恒指或期权。”

霍夫曼眼放精光,要知道,在市场上找一个实战派的老师可是可遇不可求的。

“大哥,我跟丽姐一样,也拜你为师吧,我早就想找个师傅了。”

洋徒弟?

“看你表现,试用完这周再说。”

这个霍夫曼可是有基础的,学会了真本事,迟早单飞,叶天可不想为他人做嫁衣,先观察一下他的忠诚度再说。

不管怎样都得留一手。

霍夫曼连忙表态:“我一定会努力得到你的认可的。”

“好,开始讲课,今天讲的是锚定效应,我们在分析市场时,潜意识中就会产生看多或看空的观点,当这种观点在脑中先入为主的固化,就会自然而然的排斥对立的观点,这就是锚定效应。”

“锚定效应是不被人察觉的,会无形中产生认知偏差,从而造成错误的判断与决策,是一切亏损的根源!”

“而要克服这一点,靠的就是规则,以规则来确认这一笔仓是否能开,这个位置是否该止损。”

房中六人全部的认真倾听,因为他讲的知识点,在任何一本书中都找不到。

完全是长期市场经验的总结。

“不要去看市场中多空双方的争论,那些叫得欢的人,多是某一利益集团的喉舌,他们说的观点就是为了干扰大家的判断,将简单的问题复杂化,只有韭菜多了,主力才能赚钱!”

“不管他们怎么叫唤,我们只用一条牛熊线来判断多空,不求每次精准,在大概率下看对就行,正如某小说里写的,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

整个培训,从早上十点,讲到了下午三点,中午大家只是简单的吃盒饭应付,连休息一下也没有。

叶天将他脑中的知识点,系统性的输出。

每个人都记满了一个小本本。

“当资金量大了之后,还有一个合规风险,大家一定要明白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内幕交易不能做,多账户间对敲自买自卖拉抬股价不能做,只要坚守着不逾越红线,怎么赚钱也不会有人管你。”

游资就是这样,虽然操作激进,但买的是人家卖的股票,卖是卖给市场中自然接盘的人,这就不算违规。

真正违规的,是那些利用多个账户,两边同时买入与卖出同等数量的大额股票,利用撮合成交中数量相等、价格相等优先成交的规则,自买自卖,把股价倒腾上去。

也就是传说中的庄股。

那是不是所有的庄股都违规,也不是。

几年后基金中会出现一个分类,叫市值管理,就是高控盘一支股票,持有筹码可能会达到这只股票所有流通股数的70%以上,然后介入这个企业的运营,经营出高营收的财报,让投资者追捧。

某粮液白酒能涨到三百多元一股,就是这个例子。

培训结束后,叶天带着米颖儿离开。

因为明天家人要到来。

“走,去给我爸妈预定最好的酒店。”

“对了,老婆,我从你这花的钱,先记帐,月底统一结算。”

“你脸皮可真够厚的,买电脑我掏钱,订酒店我掏钱。”

“都是我给,只是你先垫着,月底全结给你,我帮你家要挣上亿,你还在乎这一点。”

米颖儿并不是在乎这钱。

而是叶天把她当丫鬟使,有种从天堂掉到人间的感觉。

“对了,老婆,产品很快出来,广告得先准备,到港岛找广告拍摄团队,还要请一个当红明星,请谁你说了算。”

“啊,真的让我做主吗?”

“嗯,不仅让你做主,其中一条广告我还想让你亲自出镜。”

“什么?”

“咱们有两个产品,一款是减肥茶,面向年轻人,这个可能要明星来撑场面;另一款是通润茶,面向中老年人,我觉得你上镜就行。”

叶天想着,这年头明星靠的不就是曝光率嘛,反正要花钱大推,还不如将自己老婆推上去。

有了影响力,就多了一份无形的身价。

某个玉女级的明星,靠的不也是一款柠檬茶的广告出道嘛,后面吃了多少年的红利呀。

“嗯,我听你的,是哪条广告词?”

“快给你的肠子洗洗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