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看谁忽悠谁

因为车子坐不下,叶天第二天独自开车到车站接人。

幸好前叶天留有相片,一眼就能认出家人来。

“呀,儿子,你变潇洒了,这衣服穿得人模狗样的。”

“呃......”

从一家人的言行中,可知父母辈是妻管严,叶父很木讷,不苟言笑。

爷爷奶奶倒是精神,像一对老顽童。

“天天,过来给奶奶看看,哎哟,撒类贼噶好看啦!”

嗯?方言,完全不会说呀。

“我给你们拿行李,车停那边,这里人多,乱!”

嘶!奶奶眼尖,发现叶天有点不像从前了,又说不上来。

众人上车,叶天先把他们往酒店里带。

他决定尽量多干活,少说话,说多了容易穿帮。

“天天,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嗯,前些天被人敲了一铁棍,有点失忆。”

“啊,没大事吧,去医院检查没?”

“去了,医生说没事,慢慢就会恢复。”

这是最好的借口了,有啥事就装头疼,装失忆吧。

酒店大堂。

米颖儿已等在了那里。

“给你们介绍下,这是就我未来的老婆米颖儿。”

当见到清纯靓丽得不差过大明星的米颖儿,那气质,一看就是豪门贵族的人,一家子人不由的全都惊讶得张大了嘴。

想过叶天的对象会长得不错,但没想到会是走到大街上能令人百分百回头侧目的那种。

叶母僮丽最先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乐呵呵的拉起米颖儿的手。

“长得真好,我家叶天好福气,我是叶天的妈妈,可以叫我僮阿姨。”

僮丽随后将家人都介绍了一遍,不愧是在工商里混的,经常外出跟各种人打交道,不像叶天老爹是在办公室里打算盘的。

“各位长辈们好,我在酒店餐厅订个了包间,待会我父母就会过来,大家见个面,熟悉熟悉。”

僮丽从包里甩出个相机,上胶卷那种。

“叶天,快给我们一家子照张相,你找了个这么好的对象,我能拿回单位里显摆显摆了。”

叶天基本上模清了叶母的性格,外向,随和,大大咧咧,风风火火的那种。

在大堂找了个有假山、水车的背景,给一家人还有米颖儿拍了几张合影。

仅几句话的交流,大家就其乐融融。

在包间里,全是红木古风桌椅,还有木制屏风,格调极为雅致。

米颖儿亲自动手泡茶,展示这边特有的功夫茶文化。

不多时,米仲良与苏月笑盈盈的就到了,同行还多了一个四十来岁的光头,红光满面,穿着一身深蓝色的唐装,手中戴着一串硕大的檀木珠手串。

“亲家公、亲家母,还有老爷子,老太太,你们好呀!”

米仲良长期泡在生意场上,这种场面上的事相当的得心应手。

叶天给双方互相介绍了一遍。

此时米仲良才引荐那位四十来岁的人。

“这位是港岛过来的卢大师,不仅懂相学命理,还是气功传人,今日正好一聚,就一起过来当个见证,小天,有大师把关你们的姻缘,这可是大造化呀。”

大师?

还气功大师!

叶天这才想起来,90年代中期产生过一股气功热,风靡全国,什么功法门派,五花八门的。

因为港岛还是相对很相信烧香拜神之类的,越是有钱人越信这些,所以很有市场。

叶天当然不信什么气功大师,只是今天是两家见面的场合,只要他今天不胡说八道,就当他是个陪客好了。

双方落座,米仲良将上宾位让给了卢大师就坐。

卢大师似乎习惯了这种礼遇,心安理得的坐下。

叶母僮丽倒是先打开了话匣子:“前几年,我们那也流行过气功,什么传功呀,手抓病气呀之类的,当时我还交了80元的学员费了,不过,好像没什么用。”

卢大师呡了一口茶水后,语气深沉:“那些功法都不入流,都是些外家功夫,连丹田聚气都没达到。”

“哦,那大师是?”

“我修的是内家功夫,练的是气劲,能隔山打牛,还能驱寒排毒。”

僮丽一脸崇敬,还想深聊下去,却被叶天打住。

“妈,多跟我丈母娘说说话,今天是聊婚事的。”

“哦,对,看我糊涂的,大师,您也别客气,我们都佩服有能耐的人。”

卢大师见叶天对他爱理不理,心中不禁多了一份怨气。

“老米呀,这是你的未来女婿吧,相貌堂堂,可是桃花过旺呀。”

这秃驴,居然在老丈人面前说自己有可能会花心。

是可忍,孰不可忍!

“大师,不知你师从何门何派?”

卢大师傲娇的把头一昂,还拱起手侧向左上方:“我乃清虚门内门弟子,九重风火诀的第十三代传人。”

叶天心中窃笑,武侠小说看多了吧,全是胡编乱造,还九重风火诀,这起名起得比过几年后那些写玄幻小说的差多了。

“大师,不知你现在是什么境界?”

“境界?什么境界,我的九重风火诀已修炼到了第三重。”

叶天真的笑了,但又不能太失礼。

“咳咳,是这样,既然你是修炼之人,应该知道修炼者分为炼气、筑基、凝气成丹、化神、渡劫这几个境界吧,我问的是这个!”

卢大师一听,听起来挺玄的,难道真的遇到高人了?

若说自己不懂,那不是被比下去了!

卢大师一时间不知所措,嘴角还微微抽搐。

叶天嘴角拉高,一脸坏笑:你能答得出就真是见鬼了,这些全是几年后,玄幻小说里才有的分类与设定!

若死要面子,乱说一个,那就真的中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