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天降大喜

米颖儿当天没有回来,与母亲苏月一起在港岛。

叶天当晚无所事事,便陪老丈人一起喝茶下棋。

“叶天,你的那一招升价降库存,玩得漂亮,下面的代理商一听要升价10%,全赶在升价前大量的囤货,库存一下就降了下来。”

“爸,港岛叶氏那边怎么样了?”

“让老三打听过了,的确从南洋直接进货,不过,我们针对另一家代理商,给了一个十送一的限期优惠,让他放手去抢原来叶氏的客户。”

“哈哈,只要这代理商真的将十送一下放到终端客户这一层面,还真能抢不少客户。”

“嗯,这次叶氏估计会玩砸了,雪燕这行当里很多门道,燕窝的产量是很大,但是真正的顶级雪燕却相当稀少,而这些顶级货源则全在我们米家手上。”

叶天对老丈人说的深信不疑,毕竞米家几代人都是经营这个的,当中的是非曲折相当复杂。

“希望他们适可而止吧,否则有一天,他们将承受暴风雨式的打击。”

米仲良不解,这叶天哪来的自信?

还暴风雨式的打击,他不予评论,就当叶天是在吹牛。

反正听这个准女婿海口夸多了,免疫了。

周五。

津国商冲高后又收了一个倒锤阴线,盘中最高至25元,收盘又是24元,与前两天收盘只相差几分钱。

叶天看着这图形,莞尔一笑。

“这股都出除权公告了,今天是除权日,居然还压着打,想将散户给逼出来,可真是够贪心的。”

“天哥,除权后,我们有没什么影响?”

“没影响,原来多少钱还是多少钱,价格会从现在24变为20左右,但股票数量每十股会多出两股来,变成12股。”

“那除权有什么意义?”

“其实是上市公司扩大股本的一个手段,盘子变大了后股价若也跟着涨上去,他们的市值就增加了。”

“明白了,那分红派息每股0.8元呢?”

“在股权登记日持有股票的,就会有红利,这倒是上市公司实打实来出来的分配的资金。”

“那岂不是专买有分红的股票就行了。”

“当然不是,分红跟股价的涨跌没关系,像这只股的股价是24元,派0.8元,也就相当于3%,如果你买入的股跌了超3%那岂不是就亏了,更重要的是登记日与除权日不是在同一天,当中的是涨是跌有很大的变量。”

“哦,那就是说只对中长线持有的有意义。”

“是的。”

两只股都是中线持有,叶天也不看盘了,专门给霍夫曼讲期权知识。

中午时分。

叶天接到了电话,是米颖儿打来的,让他赶紧的回家一趟。

问是什么事,米颖儿又不说。

整得叶天万分焦急的开着车子回到米家。

只见岳母大人悠闲的喝着茶,并跟老丈人说着什么。

一路小跑到楼上。

“宝贝,怎么了?”

米颖儿像霜打了的茄子,焉在窗台前发呆。

“广告拍摄不顺利?”

米颖儿有气无力的抬起头,爱理不理的回答:“顺利,广告拍了两小时,平面又拍了两小时就收工了。”

叶天一脸急切:“那发生什么事了?”

米颖儿两眼微红,想哭又倔强地不让眼泪掉下来那种,让人可见犹怜。

“宝贝,到底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告诉我,我帮你报仇。”

米颖儿这才抬起头,伸出一指指向叶天,仿佛有诉不尽的苦衷。

“你,就是你,你这个大坏蛋,流氓!”

叶天被这突如其来的怨恨,整得一脸懵逼。

目光移至米颖儿手上一张皱巴巴的红色打印纸。

不会出什么大事了吧?

他一把抢过上面那张纸,上面尽是英文,但叶天仍是能看懂。

一看到是某医院的检测表单,叶天就微微蹙眉。

血清HCG(IU/L)水平:76-90。

鉴定结果:妊娠1-2周!

妊娠!有了!

叶天先是一愣,而后眉舒目展,喜笑颜开。

有如中了彩票一般,幸福的喜悦像一股清凉的泉水在心中流过,而后又像喷泉似的从他每个毛孔中向外扩散。

那颗心乐得像久旱逢甘雨一样甜滋滋的,又好像在漫漫黑夜里看到了万丈霞光。

“我这是,要当爸爸了?咱们不用演戏了,真的有了?”

叶天理解米颖儿现在的心情,她还没有准备好。

自己还是个大孩子,突如其来又来一个娃?

任谁也会有一个惊恐、慌张、抵触的过程。

“宝贝,山有木兮木有枝,一切都是顺理成章,一切都是上天最好的安排,别怕,有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