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姐妹花

还没等乔木反应过来,身子已经被戴凌依拉了出去。

乔木脑海中不禁浮想联翩,全校闻名的平民校花竟然拉着自己去他家!然后擦药、疗伤,双修嘿嘿......黄花大闺男乔木脑海里出现了一副画面。

戴凌依可没想那么多,她单纯是觉得乔木救了自己,而且为了救自己受了伤,自己做不了别的,起码得帮他擦擦药吧。

两个人各怀心思,走了一段时间就到了戴凌依家里。

戴凌依果然不是什么富贵家庭,住在比较老式的小区里,家里装修也比较普通,但家里十分干净整洁,让人看起来很舒心。

来到戴凌依家,乔木左看看右看看,对校花家里的一切都表示好奇。

“叔叔阿姨不在家吗?”乔木尝试性开口道,校花爸妈不在家才方便剧情发展嘛。

“爸爸妈妈不在这里住,我和妹妹住在一起。”戴凌依一边翻找着家里的药箱边回答着乔木的问题。

家里没大人!只有一个妹妹!口水不知不觉中从乔木嘴边滑了下来。

“终于找到了,别站着了,来这边。”戴凌依把乔木带进了自己房间里。

这这这,不用推动,剧情自己就发展了!乔木心里欢喜的不得了。

进了房间,戴凌依和乔木坐到床上,戴凌依打开药箱,拿出跌打药,用棉棒沾一些,小心翼翼地在乔木的瘀伤上擦拭。

有点疼,但这点疼被乔木无视了,比起疼,这一股股往自己鼻孔里钻的清新体香更诱惑人。

不愧是校花,连体香都这么迷人!这顿打挨得值了!

“疼不疼?”戴凌依温柔地开口问道。

“还好。”药水抹上来后清清凉凉的到有点舒服了,乔木正沉浸在被服务的享受当中,轻声回应着对方。

“乔木,一直听说你在追柳家大小姐,是真的吗?”戴凌依也是女生,也有一颗八卦之心,此刻正主就在自己面前,她忍不住询问道。

“这个嘛......”乔木思考了一会,回应道:“算是吧,有些不可细说的原因在里面。”

“不可细说?那是说你不喜欢人家喽。”戴凌依的八卦之魂一下子被点燃了,急忙追问道。

“也算是吧,不过你可不能外传哈。”乔木叮嘱道。

“当然。”戴凌依答应一声,随即继续说道:“柳芊芊那么漂亮那么得体,大家都叫她高雅女神呢,你真的不喜欢人家吗?”

乔木想了想,回忆起柳芊芊私下时对自己凶神恶煞的模样,不禁笑出了声。

“哎,你笑什么啊?”

“没什么没什么。”乔木可不能暴露柳芊芊私下的状态,急忙转移话题道:“你不也很好吗,全校男生的梦中情人,平民校花不就是你嘛。”

听到乔木夸自己,戴凌依反而不好意思了,一点晕红立马爬上脸颊,害羞道:“没有啦,都是他们瞎说。”

正当两人聊的正欢的时候,戴凌依突然发现了乔木的异常,他的衣服都被染红了!

“乔木,你还有伤?”戴凌依一声惊呼,突然就掀起了乔木的衣服,看到了乔木的伤口。

绷带已经被染红了大半,鲜血透过绷带染到了衣服上,伤势看起来十分严重。

“嗯。”乔木自己都忘了这茬事了,竟然被戴凌依看到了,无奈的回应道。

“这也太严重了吧!快点,我先帮你止血!”焦急之下戴凌依也不见外,一把将乔木的衣服脱了下来,紧接着就去拆解乔木缠在腹部的绷带。

随着绷带一层层揭开,最后一层时,绷带粘连着血肉,尽管戴凌依再怎么小心谨慎还是让乔木疼的满头大汗。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好歹是把绷带拆下来了,但接下来的消毒更让乔木大呼过瘾。

一块块消毒棉擦拭着乔木的刀伤,这个过程十分痛苦,酒精棉消毒就像是用炽热的火去烧伤口,强烈的灼痛侵袭着乔木,这让他疼的龇牙咧嘴。

在酒精棉的擦拭下,乔木伤口周围的血迹逐渐被擦干了,露出了伤口本来的模样,一道并不新鲜的刀伤,此刻伤口被扯开,不断渗出血液。

所幸乔木的注意力被分散了,戴凌依葱白的小手时不时触摸到乔木的肌肤,这让二十年来从未近过女色的乔木有些心猿意马。

清理完乔木的伤口,戴凌依拿出新的绷带,小心翼翼地一圈圈缠到乔木的伤口上,这次的触碰更多了,乔木甚至能感觉到戴凌依皮肤的滑嫩。

仅仅是一只手就这样了,这要是整体感受一下,那得舒服成什么样。处理好伤口,乔木内心再次YY起来。

正当乔木全身心感受着戴凌依肌肤的滑嫩时,突如其来的一声惊呼打断了乔木的YY。

“你们在干什么!”

沿着声音看去,一名初中生模样的小女孩正吃惊德看着两人。这小女孩与戴凌依有五分相似,想必是戴凌依的妹妹。

“妹妹回来啦。”戴凌依先和妹妹打了声招呼,随即对着乔木介绍道:“这是我妹妹,戴凌琪。”

乔木回过神来,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道:“你好,我叫乔木。”

“乔木?你是姐姐的什么人?”戴凌琪一副谨慎的模样,显然把乔木当成了坏人。

“小琪,不能没有礼貌!”戴凌依皱着眉道,随即解释道:“乔木是我同学,今天为了帮我受了伤,我帮他包扎一下。”

听到姐姐这么说,再看向乔木腹部缠好的绷带,戴凌琪眼神中的警惕低了几分,将信将疑的说了声对不起。

乔木看了看戴凌琪,容貌上与戴凌依有五分相似,却带着初中生独有的青春气息,虽然乔木对小孩子无感,但看到这样青春靓丽的少女,乔木依旧是多看了几眼。

两方寒暄完,场面一度沉默下来,突然冒出的妹妹让两人不知道说什么了,正在此时,乔木的手机突然响了。

救命稻草!乔木赶忙接起电话。

“老乔。”电话那头出现一个热忱的声音,但乔木并不熟悉。

“你是?”

“是我啊,江泽凯。”

“啊,老班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