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草丛伦

“啊,老班长?”

给乔木打来电话的正是乔木高中时期的班长江泽凯,当年就没什么交集,不知道他现在找自己干嘛?

“怎么了班长?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啊乔木,咱们高中同学也好久没见了,想举办个高中同学聚会聚一聚。”

高中同学聚会?乔木第一反应就是拒绝,自己的高中生活非常不美好。

“这,我就不去了吧,我这还有些别的事情。”乔木断然拒绝道。

“这怎么行,咱们班同学都来,指名要让你来呢,你要不来就太不给面子啦,而且,常清也来哦。”班长说这话的时候换成了暧昧的语气。

常清,这个名字一下把乔木拽进了回忆当中,自己二十年来谈的唯一一场恋爱,也是自己的初恋,但结局很不美好,但当自己听到这个女人的名字时,依旧会心头一紧。

“那就这么说定了哈,大后天一定来,就在咱们学校旁边的正丰大酒店里。”班长急急忙忙的说完挂断了电话,生怕乔木再拒绝。

乔木陷入了矛盾,高中这些同学指名让自己去,别人不知道他们有啥打算难道自己还不知道吗?他们就是想看自己的笑话,想在聚会时有点乐子。

再说常清,常清给自己带来的初恋很不美好,但乔木还是想去看看她,连乔木自己都觉得自己犯贱。

就当是与过去人生划个句号吧,见了你之后就和之前的人生说再见。乔木在心里喃喃道。

听完班长的邀约,乔木对面前一大一小的两个美女也失去了兴趣,心在的自己已经没有心情再去想这些事了,索性道了个谢离开了戴家。

乔木的心情很低落,班长一席话让他又回忆起了高中的悲惨生活,这份抑郁甚至连林清影都看了出来,乔木平时可是个没心没肺的乐天派,今天竟然这么消沉。

“遇到什么事了吗?”饭桌上,林清影关心的询问道。

“没什么。”乔木心不在焉的回答,连满桌的饭菜都对自己失去了吸引力。

林清影知道,乔木绝不是没什么这么简单,要是他没心事的话,现在已经是风卷残云的进食了,现在却吃的有气无力,肯定是遇到事情了。

饭桌上,林清影一直逼问,终于逼乔木说出了同学聚会的事情。

同学聚会?林清影有点疑惑,一个同学聚会有什么好怕的,直到乔木说出了常清的存在,林清影才恍然大悟了,原来是怕在前女友面前丢脸。

“行了乔木,别不开心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先吃饭,同学聚会的事到时候再说。”林清影一边拍着乔木的肩膀一边说道。

这在家里的林清影与在学校完全是两个模样,在家里她完全是一副抠脚大汉作风,到了学校就变成了冰山美女。

乔木也下定了要去的决心,索性也不再多想,开始大口往嘴里塞饭。

吃完晚饭,没有状态的乔木走出门散散心,秋天的傍晚还是十分萧瑟的,街上没什么人。

一路逛到了公园,依旧不见人影,这也应了乔木的心思,他正好想一个人静静,但没想到这个想法下一秒就被打破了,乔木竟隐隐约约听到了不可描述的声音。

一听这个,乔木心里的阴霾一扫而空,竖起耳朵小心翼翼地往前走,想要看看是哪方神仙在此双修。

就在前面的草坪上!竟然这么大胆,看来是修为极高的前辈!

草坪旁正好有一排灌木,这不正是天然的屏障吗?虽然乔木心里知道去偷看别人不好,但求知欲一瞬间就战胜了良心,他弓着身子小心翼翼地躲进了灌木当中。

刚躲进灌木,乔木当即就吓了一跳,自己身边怎么还有个黑影!

那黑影明显也惊了一下,随即对乔木摆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示意乔木一起看前方草坪上的双修。

竟然也是过来学习双修技巧的同道中人,这也能遇上,缘分就是这么妙不可言,乔木不说话,当即加入了学习行列。

不得不说草坪上两人修为确实不低,女方尽管压抑着声音,但能听出来她的声音具有穿透性,男方虽然默不作声,但其招式之多同样让乔木受益匪浅。

“舒服吗?”男方突然开口询问道。

女方没说话,用娇媚的声音回应了他。

等等,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借着月色再看看男方的身段,竟然如此相似!不会这么巧吧。

正当乔木惊诧的时候,身旁那兄弟可能是因为脚麻了,突然倒了出去,正好出现在对面两人的视野中,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正在酣战的男女也停了下来,用惊讶的目光看着倒在地上的黑影,几秒钟后,男性修士终于反应过来停了下来,一边提着裤子一边骂骂咧咧地问是谁。

只见这偷窥的好兄弟面不改色心不跳,淡定的开口道:“兄弟,出来吧,人家都停了。”

乔木心里暗骂一声,为啥要把自己供出来,要真是他的话这场面不得尴尬死!

虽然这么想,但乔木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只能缓缓站起身。

正在此时,只听身旁那兄弟又开口了:“哥们你好,我途径此地听到哥们你正在双修,没忍住观摩了一番,还望兄弟见谅。”

“我见啥!”已经提上裤子的男人硬气的说道,也正是这一吼让乔木确定了自己的想法,还真遇上他了。

“兄弟,我叫葛伦,人称草丛伦,在这一带很有名气,一般修士都不敢在此地修行,你不是这一片的人吧。”听到对方直接开口辱骂自己,这自称草丛伦的男人也主动爆出了名号。

这名号让乔木心里一顿吐槽,草丛伦哈哈,这小子游戏玩多了吧。

“我管你鸡伦鸭伦,你打搅老子的好事了知不知道?”对面男人的气焰十分嚣张,女人也整理好衣服躲在了他的身后。

虽然夜色正浓,但乔木已经听出了对方的声音,既然这件事自己也参与了,索性让自己解决了吧,反正得罪一次也是得罪,得罪两次也是得罪。

“曲公子,好雅兴啊。”乔木上前一步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