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食脑怪噬主

痛!

触及到灵魂的剧痛!

浑身上下,从细胞到识海,没有一处不疼痛,没有一处不麻痒。

苏闲感觉自己被一股黑暗笼罩,伸手不见五指,甚至连自己的身体都感觉不到。

在这黑暗中,却又有一种徜徉在母体内的舒适感。

剧痛和舒适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他此时的感官。

“可是,我在哪里?”

“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感觉?难道我死了吗?”

苏闲的精神在自我审问。

很快,他从迷茫中清醒,他记起来了。

在之前和木熊本体的最后激战中,他差一点就中了木熊的示弱之计。在木熊用几只从未动用过的黑色触手偷袭他时,得益于和食脑怪的危险共享,他最后一刻醒悟过来。

然后,直接跃入木熊的体内,击碎了木熊的源核。

源核一碎,木熊的生命本源便彻底熄灭。

可惜,这厮临死前却发出了最后一击,三根触手追着他深入体内,然后刺中了他的身体。重伤昏迷前,苏闲只记得伸手抓住了源核碎片。

然后便什么都不记得了。

“看来,我并没有死。”感受着体内疼痛和麻痒交织的奇特感受,他的意识渐渐苏醒。

“我在哪儿?为什么感觉身体在颠簸?”依稀间,他感觉有人在托着他在跑动。

他想要睁开眼睛,却无济于事。

身体似乎受创严重,他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

“既然我没死,看来是木熊死了!”

回想起之前那一战,苏闲心中后怕不已,如果不是他底牌众多,更在最后临阵爆种,说不定现在死的人就是他。不过即使如此,他还是被木熊重伤。

不得不说,木熊这个怪胎实在是太狡猾了。

最后陷入下风时,竟然甘愿屈膝求饶,只为了麻痹他的意志,给他致命一击。

若非他和食脑怪共享了危险感知,他甚至都没发现木熊的偷袭。

“可怕!”

“怪不得前世木熊能够逍遥十年,即使遇到三阶四阶的强者,依旧能伤而不死。不提他钻地的能力和强大的生命力。光是那份狡猾和谨慎,就超过了大部分强者。”

“哈哈!任凭你再狡猾,如今不还是死在我手里了!”

“木熊,死的好啊!我也算是为了我那些死去的兄弟姐妹报仇了!”

这么想着,不知过了多久,他感觉到身体一震,似乎停下了前进。

满满的,身体的麻痒超越了疼痛感。

他似乎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了。一股潮湿感从皮肤传递。

“嗯?是下雨了吗?”

很快,苏闲可以控制自己的手指了。指尖传来湿滑冰凉的触感,明显是雨天的地面。

“看来的确是下雨了,只是,为什么我会在雨地里,是谁拖着我来到这边的?难道是左小青他们回来找我了吗?”

正在这时,苏闲感觉到脸上有什么湿滑的东西在舔自己的脸。

那种油腻冰凉的触感,让他寒毛直竖。

“该死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他心中大急,一瞬间闪过一万个念头:“是野狗?刀螂,还是什么别的?”

强烈的危机感让他浑身细胞战栗,几乎要昏厥过去。

“干!快醒过来啊!”他在心中大吼。

终于,在他全力的挣扎下,他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入目的是一片昏暗的天空,头顶乌云密布,雷声滚滚,豆大的雨点瓢泼而下,整个天地都被大雨充斥。而他的确正躺在泥泞的雨水中。

但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舔舐着他的脸颊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主宠——食脑怪。

“咻!”

“咻!”

食脑怪低着脑袋,在大雨中俯视着苏闲,那狰狞的头颅在这昏暗天底下更显得阴森恐怖。

带着细微倒勾的舌头在苏闲脸上舔过时,甚至还带起一道道血丝。

看到是食脑怪后,苏闲先是一惊,马上又松了口气。

“原来之前驮着我的人是你。”看了一下周围,这里是一个偏僻的公园,不远处有几座高楼在树木掩映之间矗立,显然已经离开了那座深坑。

“这么说来,木熊死后,是你带着我离开的?”

他推算了一下说道。

想要坐起来,身体却疲累的一点都不想动。

不过体内有一股勃勃生机正不断的治愈着他的伤势,他能时刻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在变好。

再度看向食脑怪:“我记得之前你摔下深坑时也受了重伤的,你是怎么驮着我上到地表的?还有,木熊死后,那些刀螂没有阻止你带我离开吗?”

但是,说着说着他就感觉不对劲了。

因为他没有得到食脑怪的回应。

再次抬头看食脑怪,发现这只按理说应该对自己言听计从温顺服从的怪物,此时却正一脸挣扎的盯着自己。

那双血色双眸里,一时狰狞,一时贪婪,一时犹豫,一时渴望。

“你……”

苏闲大吃一惊,感觉头皮都在发麻。

醒来后他根本就没有防备食脑怪,因为在他意识里食脑怪早就变成了他的宠物,不可能会对他不利。

但他没想过的是,只要食脑怪对他的好感度没有达到80,就有可能会背叛。

而经历过之前的激烈大战。食脑怪多次重创,对他的好感度一降再降,此时已经降到了十分危险的地步。

苏闲识海一扫,发现了食脑怪的数据。

“主宠:阿脑(食脑怪)(危险)”

“体能:20.”

“精神:40。”

“状态:重伤。”

“好感度:20。”

而在下方,则由一行系统提供的警告:“注意:该宠物好感度已下降至20,即将跌破陌生人阶段。此阶段有大概率噬主风险。望宿主早日决断。”

苏闲看到这一行字时,整个人汗毛都炸开了。

“干!好感度要跌破到陌生人阶段了。”

再看食脑怪,他终于明白,刚刚食脑怪在舔舐自己的脸蛋,并不是在叫醒自己,而是对自己产生了杀心。

“咕嘟!”

苏闲咽了口唾沫。身体一动也不敢动。

此时他还没有恢复体力,连坐起来都艰难,如果食脑怪真的要对他不利,他真的无法反抗。

“怎么办怎么办?”

苏闲急的浑身冒冷汗:“快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