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末日中的母女

面对着食脑怪越发恶意的目光。

苏闲心中大急。

若是被自己的宠物给吃了,那才真的滑天下之大稽。

苏闲对着食脑怪喊道:“阿脑,你给老子醒过来,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我是你的主人。”

但食脑怪只是歪了歪脑袋,似乎在理解他的话语。

可是马上就又恢复了舔舐他脸颊的动作。

苏闲这才记起,食脑怪是听不懂他的话的。可让他对食脑怪精神传音,他此时又很难做到。

“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

“前面碰到木熊那么强的敌人都打过来了,难不成还会栽在这里?”

淋着冰冷的雨水,伴着雷鸣阵阵狂风呼啸。

苏闲心中满是憋屈。

“星尘,你给我出来!”他在识海中大叫。

“前面和木熊死战时你不出来也就算了,现在这种情况你总不能坐视不理吧?”

“叮!”

“宿主请注意你的言辞,诽谤星尘是要付出代价的。”

苏闲怒道:“你还有理了是吧,谁的金手指不是舔着宿主要变强的?只有你,在我最危险的时候吭都不吭,看着我陷入绝境。你算什么高等文明造物,我看你就是个废物。”

“宿主请注意你的言辞,辱骂星尘是要付出代价的。”

苏闲继续骂道:“我骂你怎么了?你个废物,看看你给我搞的什么烂能力,绑定宠物就绑定了,还搞一个什么好感度系统。好感度低了竟然还会噬主。我去尼妹的噬主啊,谁的宿主会被自己的宠物给吃了。你是在拍电影吗?”

“叮!鉴于宿主态度恶劣,屡次辱骂星尘而不听劝阻,特进行错误纠正。”

随着星尘毫无情感的话语。

“滋!”

陡然间一股电流从苏闲识海发出,瞬间穿透了他的识海和身体。只是一刹那间,苏闲整个人都被这股电流麻痹了。

酥麻、疼痛、奇痒、酸楚。

各种难受到极点的感触瞬间击溃了苏闲的感官。

他觉得自己的神经末梢都在跳动,每一个细胞每一根神经都在承受着这具身体不能承受之重。

“啊啊啊啊啊!”

苏闲从未感受过这么难受的感觉,那简直比前面受的伤势还要难受。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一秒,也许是一分钟。

当苏闲从茫然中苏醒,发现眼前的食脑怪依旧在舔舐着自己的脸颊。

可是,让苏闲惊喜的是,被星尘系统惩罚过后,他的身体竟然恢复了一丝力量和精神。

“噗!”

食脑怪又一次舔了一下他的脸颊。

但是这一次,它舌头上的倒勾根根立起,不但在苏闲的脸颊上划出几道血口。眼睛里的贪婪和嗜血也终于再也控制不住。

再一声充满了疯狂的杀意的嘶鸣后,它终于对着苏闲的脑袋张开了满是利齿的大嘴。

“这是你逼我的!”

苏闲大吼一声,陡然奋起刚刚产生的一丝精神力,发动了感化灵光。

“感化灵光发动中,倒计时……1……0!”

食脑怪咬下的大嘴僵在半空,眼神中露出迷茫之色。虽然食脑怪被控制只有短短一秒钟,但是已经足够苏闲去做一些事了。

只见他拼命的甩起右臂,然后右手握住了一根刚刚从泥水里找到的烂铁片,狠狠的从食脑怪的下巴贯入,直刺食脑怪的脑海。

“嗷!”

剧烈的疼痛让食脑怪瞬间清醒,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咆哮。

然后手臂一挥,将苏闲打飞了十几米,重重撞在一棵树上。

只是,被烂铁片贯入脑海,直接伤害了它的神经中枢,它在原地如同喝醉了酒一般摇晃了几圈,终于在一声哀鸣声中轰然倒地。

鲜血从它的下巴流出来,又被冰冷的雨水洗刷,很快汇入溪流。

不远处。

被撞的再次吐血的苏闲终于松了口气:“嗬嗬,最后还是我赢了。该死的星尘,都是你的错。”

说完,他再也受不住来自身体和精神的双重重击,再次昏迷过去。

又不知过了多久。

苏闲迷茫中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拖动自己。

他的心中一惊:“什么情况,难道阿脑没有死?”

可是身体的重创加上精神的枯竭让他睁开眼睛都做不到,他只能任凭那股力量拖着自己向前。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感觉拖着自己的人力量不大,每拖一小段距离就会休息一会儿。艰难的呼吸声他都能模糊听到。

没过多久,他听到一个惊慌的女人声音响起:“莲莲,你在干什么?这人是谁?”

接着就有一个略显稚嫩的女孩说:“妈妈,我在公园里找到一个人,你快看,他还活着。”

“啪!”

一声耳光响起。

那惊慌的女人斥道:“我和你说过多少遍了,不准带陌生人回家。现在外面到处都是怪物,我们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怎么还能去管别人。快把他丢了。”

女孩被妈妈打了一巴掌,却没有哭。

而是小声道:“可是妈妈,如果我们不救他,他就要死了。而且刚刚我找到他的时候,他身边还有一个会隐身的大怪物。我觉得那个怪物很可能是这位大哥哥杀死的。如果是真的,那他就能保护我们了。”

女人斥道:“什么会隐身的怪物?别胡说。好了,你快进来。外面下的太大了,小心感冒。要不是今天那些怪物突然离开了这里,我根本不会让你独自出去。”

“妈!”

“闭嘴,我说了不能救就是不能救。对了,晚上的时候,你李叔会开着车过来接我们,到时候,我们就跟着他一起离开江城。这个鬼地方我是一刻钟都不想呆了。”

“可是妈……呜呜!”

女孩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被女人捂上了嘴巴,然后逐渐远去。

听到了这些对话的苏闲心中叹息一声,继续积蓄力量,等待身体复苏。

或许是他在昏迷前吃了木熊的源核,现在他每时每刻都感觉身体在蜕变,一种勃勃生机自体内绵延不断的出现,然后改造他的每一个细胞。

每时每刻他都在变强大。

他觉得,自己很快就会苏醒,并且,将比他之前更加强大。

几个小时过去,苏闲终于重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

就在这时,一阵细微的脚步声响起。

接着苏闲感觉头顶的雨水停了,似乎有什么东西挡在自己头顶。

“喂,你还活着吗?对不起,我来晚了。我妈妈刚睡着我就来找你了。你不会生我的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