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开派汽车去幼儿园接孩子

狼王黄诗权,戴着一副墨镜。

身材笔直,若不是墨镜,眼神必定令人心生畏惧。

他是派帝集团十二至尊之一,是守护派帝集团的王者,坐拥百万隐藏在世界各地的杀手,随时可以为派帝集团清除指定目标。

这次回国,是唐欣荣告知他李韭菜回来了,所以马不停蹄乘坐私人飞机归来。

五年了,整整五年,终于有了李韭菜的线索。

若不是李韭菜,就没黄诗权今天的地位。

那时候的黄诗权,对生活充满着抵触,对爱情充满着不相信。

他和很多人一样,感觉成年人的世界,好像除了快乐是假的,其他都是真的,钱难赚是真的,心难交也是真的,无助是真的,迷茫是真的,回头一看没有人,也是真的。

人生总有一段路,特别难走,走路的时候会觉得孤独,听歌的时候会觉得难过,晚上躺在床上,明明很累,却怎么都无法入睡。

黄诗权那时候不明白为什么,可是后来,他明白了,因为很多时候,他的不快乐和焦虑感,都来自于对未来的期待太高。

他以为自己和很多人一样,二十岁的时候,无法拥有和三十岁的人一样的眼界;三十岁的时候,无法拥有和四十岁的人同等的智慧。

但李韭菜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他对世界的认知和格局,他开始修心,开始养性。

一路跟随李韭菜,成就了自己。

只是,在李韭菜消失后,黄诗权的身上,总胡发生一些奇怪的事,也就是这些事,让黄诗权一步步变得更强。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直在找答案。

“老大,汤姐到了。”黄诗权身边的人说道。

点点头,神色淡漠,然后就走过去。

汤茜见到黄诗权,张开怀抱,面带微笑:“小权子,几年不见,气度不凡了,怎么样,想姐姐了吗?”

终于,黄诗权露出笑容,主动的投入汤茜怀中,仅仅拥抱了一会儿:“姐,许久不见,甚是想念,定要好好相聚。”

“行了,姐弟俩,别见外,这些年,你成长了很多,和五年前不一样了。”汤茜说道。

黄诗权的双眸,宛如鹰隼一般犀利,还有一种深邃。

“是啊,以前多浮躁,遇事容易生气,也喜欢去指责别人,没想过自己的问题,岁月可以更改容颜,让我们缓慢的老去,而心却愈发的清澈干净,不染纤尘。我愿做这样的人,宛若旧庭院里的茉莉,无论经历多少世情,还是当年那颗初心,但要保持对万物的静待。”

黄诗权口中说出这样的话,确实是让汤茜有所惊讶。

真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成长了许多。

“小权子,你可以啊,境界高了,与世无争了吗?真的是心中若有桃花源,何处不是云水间。往事,已经让它如沙溜走,如烟飘散,对吧。”汤茜竖立拇指。

黄诗权只是会意笑笑:“还好吧,这些年,喜欢追求更简单的生活了,就想做一个简单纯粹的人,合得来的人,好好相处,合不来的人,好聚好散。”

...李韭菜和徐诗诗去了幼儿园,准备接李萌萌回家。

幼儿园门口,依然还是有很多人。

路上的车很多,而李萌萌放学了。

她和几个小伙伴结伴走出来,等着爸爸妈妈来接。

“萌萌,你爸爸开什么车来接你呀,我爸爸开宝马来接我呢。”

“我家有奔驰。”

“我家有三辆车,宝马奔驰法拉利都有,哼。”

几个小朋友,竟是攀比起来。

“你呢,萌萌,你家有什么?”

李萌萌嘟起小嘴,摸了摸脑袋,很是可爱。

大大的眼睛眨了眨,稚嫩的小脸蛋上是天真的笑容。

“我家有电动车。”李萌萌说道。

“萌萌好可怜哦,家里车都没有。”

“是呀,好可怜的萌萌。”

几个大人走过来,似乎是听见了他们的讨论,然后就说道:“你们又在欺负萌萌。”

“萌萌这孩子,倒是有一个好妈妈,只是可惜了,哎。”

“萌萌,你爸妈还没来吗?”一个大人问道。

李萌萌点点头:“还没有。”

就在这时,一脸派汽车从不远处驾驶过来,引起众人的重视。

尤其是停在V4车位的那群家伙,立马就瞪大眼睛,整个人都严肃起来。

“那,那是派汽车啊,V10派尊以上,派帝集团的人,怎么来这里了。”王帅皱起眉头,整个人双眼发光,有些激动。

毕竟开派汽车的人,确实是很少。

接着,派汽车停下,李韭菜从车上下来。

李萌萌一眼就认出了李韭菜,然后就跑过去。

几个大人见到这情况,不由一惊,纷纷露出惊恐的眼神。

这是李萌萌的大人?不是吧,竟然开的是派汽车,这不是普通人能看得起的啊。

王帅见到是李韭菜,立马就走过来。

客客气气,大气不敢出,就担心自己的呼吸,引起李韭菜的不舒适。

“九哥,你好。”王帅和伍卿枀两人,还有其他人,都站在一旁。

李韭菜点点头,也是没什么架子,说道:“哥儿几个,不用这么客气,大家都是自己人。”

王帅突然一愣,他没想到,原来李韭菜并不是那么严肃,“没想到,九哥你为人这么亲和。”王帅想起之前得罪李韭菜,还想办法怎么解决,要不要找自己的亲戚。

没想到今天,李韭菜给人的感觉就不一样。

李韭菜接上李萌萌,就回了家。

派汽车确实是太显眼了。

李韭菜突然有点后悔了。

“这车,实在是太显眼了,要不再买一个普通的吧?”李韭菜摸了摸脑袋,嘿嘿笑道。

徐诗诗抿嘴一笑,说道:“你现在知道了?”

“嗯,知道了,确实是有点不好。”李韭菜笑道:“不过,我们应该换一套房子了,明天,我就去看看吧。”

“听你的。”徐诗诗点点头。

就在这时候,李韭菜的电话响了。

是唐欣荣的电话。

“喂,小唐啊,有事说。”李韭菜说道。

“九哥,小权子到了。”唐欣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