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救助老人

黄诗权抵达江城,入驻天穹酒店,他迫不及待的想见到李韭菜。

要见李韭菜,需要先得到同意。

若不是李韭菜同意,他还真不敢去打扰李韭菜。

虽然李韭菜消失了五年,但黄诗权还是不敢打扰。

李韭菜挂了电话,和徐诗诗带着孩子回去。

一路上,都能看见许多人来来往往,他们有的要出去,有的正在回家。

这个小区,基本都是租房的,所以也很混乱。

“你兄弟回来了,要不先去见见?”徐诗诗说道。

李韭菜抿了抿嘴,笑道:“不急,明天吧。”

“各位好心人,行行好吧,我已经三天没吃饭了,给口吃的吧。”

就在这时,李韭菜听见有人在求助,他的目光很快就落在不远处的一个角落。

那是在一颗老槐树下,有两个老人,应该是老夫妻。

老奶奶坐在地上,头发散乱,浑身穿着破烂,左手握住一根棍子,右手拿着一个破碗。

他的老伴躺着,地上铺了一层棉被,像是生病了。

见此情况,李韭菜皱起眉头。

“他们以前也在这里吗?”李韭菜问道。

徐诗诗点点头:“嗯,除了下雨,都在这里,两个老人挺可怜的,这几天都没见到他们,平时我都给他们送点吃的。”

李韭菜点点头,说道:“你带萌萌先回去吧,不用管我了,我去看看。”

“好!你自己小心。”徐诗诗点点头,带着李萌萌回家。

李韭菜走到两个老人面前,然后就蹲下。

“老奶奶,很饿了吧,我这里有点吃的,你和老爷爷,赶紧吃一点吧。”李韭菜递过去。

老奶奶双手颤抖,然后就接过来,不停的感谢。

李韭菜又递过去两瓶水,接着就说道:“老奶奶,给你水。”

老奶奶立马起来,是要跪的姿势。

李韭菜立马就说道:“老奶奶,你可千万不能这样做。”

“谢谢你,小伙子,真的非常谢谢你,你是好人。”老奶奶的双眸含泪,她拿着吃的,抬起手擦了擦。

她没着急吃,而是将食物拿起来,走到老爷爷的身边。

李韭菜见状,然后就迅速走过去帮忙。

老爷爷病得很厉害,这样下去,恐怕坚持不了多久。

“奶奶,你们二老,没什么子女之类的吗?”李韭菜问道。

老奶奶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我们老两口,命苦啊,有五个儿子,两个女儿,可是他们没人管我们,本来我们也有一套房子的,可是被他们赶出去了。”

“现在就剩下我们两个老人四处流浪,能活到什么时候,就活到什么时候吧,只要老伴在,我就在,他要是不在了,我也就随他去了。”老奶奶详细说了一些。

李韭菜闻言,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子女那么多,就没人管?

实在是可恨,养儿防老积谷防饥,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

“我送你们去医院吧,爷爷需要救治,这样下去,他熬不过多久了。”李韭菜说完,然后就亲自将老爷爷搀扶起来,放在背上,前往最近的一个医院。

一路上,引来许多人的关注。

“这小伙子,是不是多管闲事了?这难道是要送要饭的去医院?”

“他,他有钱吗?”

“多管闲事,天底下,这么多穷人,要饭的,难道看见了都要管?再说了,现在骗子这么多。”

“是啊,不过,人家愿意,咱们能说什么。”

李韭菜并不会在乎他们说什么,所以这个时候,就一直赶路。

到医院,几个护士见到这情况,然后就迅速过来。

当她们看见李韭菜背的是一个脏兮兮的老爷爷,立马就知道,这老爷爷肯定是要饭的。

“快,快送去抢救,这病人快不行了。”

接着老爷爷就被送去抢救。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医生走出来。

“哪位是病人家属。”医生问道。

老奶奶立马就说道:“我,我是,医生,我老伴怎么样?”

“病人情况危急,有心肌梗塞,几条血管已经堵起来,需要尽快做支架手术,不然随时都很危险。”医生说道:“如果要做手术,你们先去交钱吧。”

老奶奶一听:“啊,交,交钱吗?”

“嗯,这是费用单。”医生递过来单据。

上面是3万块钱。

“可是,我,我没钱。”老奶奶说道。

医生有些不耐烦:“那我就没办法了,医院有规定。”

“我来吧。”李韭菜笑道:“奶奶,你就在这里坐着等,我呢,先去缴费。”

“这,这!”

“没事,我去了。”

李韭菜来到缴费的地方,然后就找了一个人少的窗口。

缴纳完一切费用,安顿好了老奶奶,他这才回去。

站在医院门口,李韭菜抬起脑袋,看了一眼苍穹,洁白的月牙高挂在半空。

现在他有这个能力,就应该多帮助哪些需要帮助的人。

次日一早。

送完徐诗诗和李萌萌后,李韭菜就前往天穹酒店。

他没直接将派汽车开过去,而是停在幼儿园V4停车场,因为天穹酒店就在附近。

走路过去,仅需几分钟就到了。

所以没这个必要。

来到天穹酒店,李韭菜就看了一眼,这酒店的规模很大。

整栋楼,都是天穹酒店的。

来这里消费,恐怕不低。

走进酒店,几个服务员就走过来。

其中一个长得很漂亮的服务员声音动听,带着微笑:“先生您好,欢迎光临天穹酒店,您是现在需要办理入住手续吗?”

“您好,我来找人,请问你们酒店,是不是住了一位叫黄诗权的客人?”李韭菜问道。

“先生,很抱歉,这是客人的隐私,我们无法透露,您可以打电话问问,要找的客人,是否在我们酒店。”服务员客客气气的说道,特别有耐心。

李韭菜点点头,拨通了唐荣欣的电话。

“请让一下,前面的,请让一下。”

就在李韭菜打电话的时候,后面传来有人清道的声音。

李韭菜转身,刚好就拦在面前。

只见得是一群黑衣正装的男子,他们将拦路的人,纷纷叫开。

“你耳朵聋了吗?”

最前面的人不爽的看着李韭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