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三人一起

高队长告诉我们无所谓,时间有的是,需要什么联系他。高队长走后,我们坐在监控室前找了起来。我姐停车的地方医院大门摄像照不到,只能看有没有再大门进入。

我找到那天我姐失踪的监控日期,三人看着大门摄像想找寻着我姐身影。可惜下午五点到凌晨三点,医院来来回回进了不少人,始终没有发现我姐的身影。

吴鹏看没有说道:“是不是欣姐来附近找什么人,车辆碰巧停到了那里?要是来医院,怎么不把车子直接开进医院,医院里又有停车场。”

“刚才我在附近观察了,居民楼只有马路对面有,这边只有医院,车子停到这应该是来医院。”我看着监控室:“是不是我们看漏了,再看一遍。”

我们又看了一遍,仍是没有发现我姐的身影。难道不是来医院?那我姐把车子停在医院门前干什么?吃饭?不会,约什么人见面吗?

我姐停车门前的商铺没有摄像头,没办法具体得知是几点把车子停在那里。我看着监控,想起来到守灵馆只见过我姐两次。

第一次是下午到了守灵馆,我姐开车出去吃了饭讲了守灵馆的规矩。第二次是白天,我无意间见到苏静的脸,发生一系列怪事寻求我姐帮忙。

我是在来后第三天知道我姐失踪了,第二天晚上我姐还联系了林洪生,问我的事情。还有约了老道士见面,只是没见到老道士就失踪了。

这么想来第二天晚上不会来精神病医院,那么只能是往前推一天。对,那天晚上我姐约了林洪生见面,不可能再来精神病院。

我姐也不一定是晚上来,说不定是白天。我把日期推到我来的那天下午,我和陈欣吃过饭,她说有事离开,开着这辆车走了,会不会就是来这里?

监控时间往前调,日期锁定在我来守灵馆的第一天下午六点多钟,我姐和我分离的时候。那时我姐开车走的,这辆车肯定是在那之后停到这里。

“再找找,要是没有进入医院,可能是和谁约在这里见面,那就很难找了。”我说道。

吴鹏想起什么:“对了三木,你说之前在欣姐家里看到了王和泽。那个欣姐信息的手机号,会不会就是他?这家伙和王志义他们是一伙的?”

“不会,那些照片和聊天记录很难做假。要是真的,那他这么做的意思是什么?说不通。”我说道:“查的火葬场事查出来了吗?”

“查的都是些明面上的信息,没什么用,让人继续查着呢。”吴鹏说道。

之前让吴鹏调查火葬场的信息,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甚至是王志义的信息都没有查出来。

我也没有催促吴鹏,这种事查到了王志义想必不会得到有用的线索。火葬场之前的员工,并没有什么记录,像是有意掩盖晚上值班的员工信息。

虽然现在是解决青灵街阴物和阴术者的关键时间,但是找到秦老头说的阴术阵法,再急也起不到用。

我们三人全神贯注看着监控,等时间九点多钟的时候,大门口出现三道身影。其中一道身影,一眼便看出我姐,陈欣!

连忙按下了暂停,放大之后确定是陈欣,穿的衣服还是我第一天来守灵馆时见到的那身。当我看向身边两人愣住了,一男一女,其中那位女人竟然是燕姐!

燕姐,陈欣,那旁边这位男人莫非是王永国?!

我仔细看着那位男人,四十多岁的样子,视频并不是很清晰,五官看个大概。王永国我没有见过,也不知道是不是他。

燕姐我能确定,那天我们去医院的时候,在停尸间里见到了燕姐的模样。我姐和燕姐还有这位男人,他们三来医院里做什么?

程昊阳也认出了燕姐:“她怎么和你姐在一起?”

吴鹏疑惑道:“欣姐旁边俩人是谁啊?”

“这位是燕姐,这位男人没有见过,可能是王永国。”我说道。

“王永国?燕姐?就是之前火葬场的员工,前段时间离奇死亡的二人?”

我点了点头:“是的,我想这位男人不是王永国,也是火葬场离职后员工,否则不会跟着我姐和燕姐在一起。”

我继续往下看,三人进入医院后往住院楼走去。医院里到处是摄像头,三人一直在摄像头下。来到医院七楼,好像是在找着什么人。

不久后三人停在一栋病房前,三人进入病房在里面待了有五六分钟,随后出了病房离开医院。

我看着三人的身影消失在监控下,至于离开后去了哪,为何没有开车就不得而知了。我记住了我姐他们三人去的病房,离开监控室记下了高队长的电话,往住院楼走去。

我姐,燕姐,还有那位男人,男人身份百分之八十应该是王永国。不是王永国也会是火葬场的员工,要不然怎么会跟着燕姐和我姐。

是不是王永国查起来不难,正哥的通话记录有王永国的手机号,可以在那里查到他的信息照片。这个问题现在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三人来找的那人是谁?

三人中王永国燕姐死亡,我姐被关在火葬场后面的墓地里。如果三人联系,为了就是火葬场的事。我想王永国既然给张正打了电话,那么也一定会给我姐和燕姐联系。

燕姐本身就知道火葬场有一个诅咒,我姐也明白火葬场藏着秘密,三人为了保命联合一起调查。这么推断的话,精神病院里的人,肯定和火葬场有着关联。

我们来到七楼,我姐去的病房是712。时间晚上十点多钟,医院里人员变少,不过精神病院比其它医院要‘热闹’。

走入七楼走廊,某个病房里传来了呐喊的声音。随着那道声音在走廊响起,立即得到了旁边病房的回应。有的病房传来怒骂声,有的传来哭泣声。

刚才我问过高队长,七楼病房是重症病人。精神病分为多种,那些情绪波动较大的会被关押在七楼单间,以防他们误伤那些轻微症状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