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患者赵丽

我们来到712病房前,往里看去,我见到有一位女人坐在那里。女人大约三十多岁,双眼无神,头发凌乱,穿着病号服,坐在床上摇头晃脑嘴里念念叨叨。

我想开门进去,发现门被锁了。我想了想,还是只能再求助高队长,没有他的帮忙医院里不会给我们开门,而且我也想知道被关在里面那女人的资料。

我给高队长打了个电话,后者很快来到七楼。高队长是保卫科科长,医院里的人大多数都认识。得知我们要调查房间里那女人资料,带着我们来到了护士站。

高队长找到护士长,护士长在电脑上很快查询到那女人的资料。女人名叫赵丽,今年三十八岁,是本地人。

我们询问了赵丽的详细信息,护士长告诉她只见过赵丽的老公。赵丽是在六年前送到医院,她的老公说自己长年在外,没法照料赵丽,花费重金让医院找人照顾她。

每年赵丽的老公会来医院看望两三次,同时会给医院一笔钱用来照料赵丽。赵丽的老公上次来是在年前,从那之后也没有再来过。

“护士长,我想进去和赵丽说两句话可以吗?”我说道。

护士长脸色有些为难,高队长轻声在前者耳边说了些什么,护士长这才点头同意:“好吧,不过你们要小心点。赵丽精神状态一直没有好转,有时候会突然发病。”

护士长带着我们来到712门前,打开门我们进入房内。此时赵丽坐在床上呆呆看着墙壁,对我们的到来不知是没有发现还是完全不想离我们。

护士长叫了赵丽两声,赵丽没有回话,依然是看着墙壁。

“患者状态不佳,还是等明天再来看看吧。”护士长说道。

我看赵丽的模样也问不出什么,拍了一张赵丽的照片,跟着护士长出去又聊了很多。赵丽是受过极大的刺激,已经完全疯掉了。

平时会胡言乱语,有时也会出现暴力倾向,大多数会像今天这样呆坐在病房上。赵丽除了他老公来过,其余人再没有来看望过她。

说起这件事比较疑惑,赵丽就算没有孩子,那么也该有别的家人。父母,兄弟姐妹,总该会来看望她的吧。

我看着赵丽知道这人定然不寻常,要想办法查清楚她的身份。再我们告别的时候,我嘱咐护士长,让他下次见到赵丽的老公时第一时间给我们联系,我们来的事也别告诉任何人。

高队长告诉护士长我们是来查案,护士长对我们的要求连连答应。临走前护士长又透露了一个消息,赵丽的丈夫好像只是想把赵丽关在这里。

赵丽受到巨大刺激难以恢复,仍是有希望能使她好转。对于治疗赵丽的丈夫并不上心,只要求他们照顾好赵丽的生活起居。

这倒是有些奇怪,赵丽的老公听护士长的意思应该很有钱,不缺钱用来医疗。这么看来好像是赵丽的老公想把赵丽留在医院,如此一来不得不怀疑赵丽老公的动机是什么了。

我们出了医院回到车上,坐在车内想着关于赵丽的事。我姐他们为什么要找赵丽?赵丽是之前火葬场的员工吗?不会无缘无故找她,其中肯定有着原因。

无奈的是我姐失踪,王永国燕姐死亡,这件事没人能够告知我。我心里很烦躁,秦老头让我查关于火葬场和守灵馆的事,怎么去查?掌握的全是断头线索。

我在车上连续抽了三支烟,我发现想要得到有用的消息,现在只能依靠林洪生了。不明白的是,林洪生那天是保护我让我离开,还是真想得到我姐股份?

这里的人都变得莫名其妙,若是我姐失踪前能把她知道的事情告诉我会省去很多麻烦。现在自己就像是无头苍蝇,不知道从哪下手。

事情越来越乱了,红袍青年的出现打乱了原本的计划。之前想着搞清楚某些事,在守灵馆和火葬场内找寻阴法。如今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在青灵街内部无法过多行动,外围依然没什么消息。

程昊阳递来一瓶水:“师父说有些事过多思考会使自己卷入漩涡里,虽然现在事态紧急,但是青灵街上的阴术者和阴物要想恢复还需要一段时间,我们还有时间。”

我接过水‘咕噜咕噜’灌下去半瓶:“时间是有,可线索大多数全断了。这么拖下去,阴物和阴术者实力恢复再想解决他们会更难。而且能多一天解决他们,就能多一天救出我姐,也不知道现在她到底是什么情况。”

吴鹏这时走过来说道:“赵丽的消息是假的,按照信息上面的地址,查不到这个人。”

这个结果并不意外,赵丽是正常入院,那么不可能只有那位老公来。护士长说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他老公是把赵丽留在精神病院养着,没有要治疗他的意思。

为什么要这样做?是谁这样做?火葬场里的阴术者和阴物吗?那他们这么做的用意是什么?赵丽这件事还是要查,能够查清她的信息,会得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我起身看着吴鹏:“鹏,你那位兄弟这么厉害吗?”

“老朱的父亲在工地承包了百分之八十左右的工程,我三叔让老朱他们家人干活,正是因为他们在本地关系雄厚,这样一来能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吴鹏说道。

“这么强?”

“没有开玩笑,老朱家人确实厉害。”吴鹏说道:“工地刚开的时候,本地来了位混混头目找事,想接些工程。得知是老朱他们承包,不仅带着人滚蛋,第二天还亲自登门道歉,你说强不强?”

怪不得很多事能够随时查出来,这老朱的确厉害。“那什么事都可以麻烦他吧?”

“没问题,老朱和我说过,什么事尽管找他,他就是帮我们解决问题的。再说了,这些事对他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吴鹏说道。

“好,有几个事让他查一下。”林洪生的车牌号我已经记下,让吴鹏把林洪生的详细信息才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