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阴物所害

至于为何想不出来,我把照片发给了程昊阳,让他看看诗雅脖子上的印记是不是阴术导致。程昊阳没有回消息,我想应该是睡着了。

是不是中了阴术死亡不重要了,诗雅死前的惊恐模样肯定和青灵街有着极大关系。后半夜没有发生任何事,七点钟的时候,林洪生开着车进入到服务站。

“你走吧,白班我来值。”林洪生说道。

我应了一声,出了门开车走了。林洪生白天在服务站,自己也没办法当面和他聊。电话里我怕说不了两句林洪生会挂了,有些事必须要见面。

我回到家里,诗雅的身影在我脑海里不断浮现,就如同张正死亡那时。自己来守灵馆才不过一月,已经遭遇了,燕姐,张正,王永国,诗雅,四人的死亡事件。

这些事件全与青灵街有着关系,自己明知却没办法查出,这种感觉太糟心了。躺在床上过了很久我才睡着,睡梦中迷迷糊糊觉察到身边有人。

我睁开眼发现张正站在我床边,我吓了一跳,连忙坐起身来。张正是那副吊死的模样,一双眼死死盯着我:“你害了我,你害了我......”

嘴里不断重复着这句话,我吓得退到床边。忽然床尾出现诗雅的身影,只见她坐在床上,边哭边看着我:“陈森,你要帮我报仇,陈森,你要帮我报仇......”

突然之间张正向我扑来,惊吓中我睁开眼,发现自己刚才是在做梦。我环视一圈,深深吐了一口气,接二连三的死亡快令我精神崩溃了。

我看了看时间晚上六点半,没想到自己这一脚睡那么久。赶紧起来,简单洗漱了一下骑着摩托车往守灵馆赶去。

到了守灵馆林洪生没有在服务站,而是一位三十多岁的能女人。我进去之后看着女人疑问道:“你是?”

“我是咱们的工作人员,请问你有什么需要吗?”女人回道。

工作人员?林洪生心招来的员工?诗雅昨夜刚死,新员工立马就来了。

“你好,陈森。”我说道。

“孙巧萍。”

我看着孙巧萍,想了想没有把那些话说出来。张正,燕姐,他们身上可以看得出,火葬场招入的员工都是家境不太好,对于给予的报酬有着很大诱惑。

自己提醒孙巧萍有危险,她也不一定会离开这里。万一把我说的事告诉了林洪生或者王志义,责怪我无所谓,怕的是孙巧萍再有危险,阴术者他们都是些杀人不眨眼的家伙。

我和孙巧萍简单聊了两句,后者骑着电瓶车走了。看孙巧萍的模样对这份工作很满意,活不多,得到的报酬还高。

任何一位普通人包括我在内,在不知道青灵街的事情下大多数都会来这里工作。合同上签的不允许乱说,附加协议也只是违背了协议才会出事,只要老老实实待在青灵街,四年后自动离职,这四年会赚取不少报酬。

可是事情哪会有这么简单,等员工知道后已经晚了,再想离开也来不及了。刚开始就是向他们发出警告,我想很多人也不会相信,只会以为是眼红自己找到这么好的‘工作’。

孙巧萍走后我给程昊阳打了个电话,把诗雅的事说了一遍,又把照片发给程昊阳。程昊阳告诉我那不是中阴术的印记,而是被阴物害死的印记。

普通人中了阴术后,阴术的阴气会使身体皮肤发生变化,产生不同颜色额的大片或小片的印记。这些印记不规整,是根据体内残留的阴气多少出现。

诗雅脖子后的痕迹不是阴术造成,是生前被阴物触碰的痕迹。阴物的触碰会形成有规则的印记,就像之前苏静那次,我的心前有红色掌印。

诗雅是被阴物害死,青灵街上的阴物为何要害诗雅?这一点我不太理解。他们师徒二人告诉我,阴物杀死诗雅有很大可能性。

无论是在极阴之地以阴气形成的阴物,还是由死者怨气形成的阴物,这些阴物有时会失去理智,特别是在受伤的情况下。

诗雅的死可能是青灵街内的阴物受伤,性情大变,从而失去理智杀了诗雅。这是阴物下意识的举动,活人的气息可以补充阴物的阴气和伤势。

如果诸葛大师和程昊阳所说正确,那诗雅不是自己害了她?昨天一战青灵街上的阴术者和阴物都身受重伤。晚上阴术者丧失理智,来到服务站杀死了诗雅。

这么说来昨晚死的人该是我,而不是诗雅,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想到这里我心里充满自责,愧疚。本以为诗雅的死是别的原因,没想到真是自己害死了诗雅。

程昊阳安慰我说不一定是我的过错,就是不换班,诗雅也可能会遇到危险。这不是换班不换班的问题,要是阴物需要活人气息来恢复伤势,昨晚不出事,那么今天明天也有可能出事。

罪魁祸首还是因我而起,不是我引来的红袍青年,那么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我想救我姐,可是我没想着会另别人丧失生命。包括张正,他的死肯定也与我有关系。

想到这里心情变得沉重起来,觉得自己为了救我姐,而使得别人丧失生命,这么做是对的嘛?

程昊阳发的信息我没有回,知道我现在心情不好,那边打来了电话。程昊阳告诉我,如果没有我的出现,那么诗雅和张正日后还是会因为阴术者死亡,就像燕姐和王永国他们一样。

现在我要做的不是自责,而是怎样为他们报仇,让之后的人不再陷入青灵街的诅咒中。

程昊阳说的有道理,张正和诗雅在四年后正常离职,或许也会像燕姐他们一样死亡。这只是一种可能,说不定不触犯规矩的人不会死呢?

张正的事我已经尽量不去想,诗雅出事后不得不去思考,自己这么做是对还是错。

正在我和程昊阳聊天的时候,一位女孩气势汹汹推开了服务站的大门。“有点事,回来说。”我挂断电话站起身,进来的女孩二十出头,身形窈窕修长,肌肤晶莹如玉,一双美眸令人心魂酥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