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诗雅妹妹

女孩很美,我看她有些面熟,这女孩和诗雅有几分相似。

艳美女孩一脸怒气,眼圈红肿显然是大哭了很久,一脸怒气来到我身边指着我:“是不是你害死了我姐?!”

艳美女孩这话知道了她和诗雅的关系:“冷静一些,诗雅是心肌梗塞死亡,怎么会......”不等我说完,艳美女孩怒声打断:“放屁!我姐没有任何病,怎么可能会出现心肌梗塞!是不是你们用了什么药物害死了我姐?!”

这时林洪生和王志义在外面走了过来,见到他们二人我识趣的去到一旁,这种事不是我参与的。艳美女孩名叫苏诗萱,诗雅的亲妹妹。

他们三人已经在火葬场内商讨过诗雅的意外死亡,虽说是意外,但王志义仍愿意赔付一笔钱,用来安葬诗雅,毕竟是在服务站出的事。

苏诗萱则认为是守灵馆的人害死了自己姐姐,下午报警,警察来到守灵馆调查。可是种种迹象表面,诗雅确实是意外死亡。

昨天晚上发现诗雅不正常的是在院子里守灵的逝者家属,有人经过服务站,见诗雅在地上躺着过来查看,那时诗雅已经死了。

根据逝者家属所说,没有听得服务站有什么动静。经过法医查看,诗雅没有外伤,体内也没有什么药物,是死于心肌梗塞,只是死前受到了什么极大的惊吓。

这件事与守灵馆没什么关系,可是苏诗萱却一口咬定,诗雅的死肯定和守灵馆有关。自己姐姐心脏没病,好端端的怎会心肌梗塞。

王志义和林洪生已经不想再理苏诗萱,二人告诉诗雅,她想怎么查就怎么查,别影响守灵馆,否则会立即报警。

二人说完便不再理睬苏诗萱走了,临走前还告诉诗雅,我是诗雅交班的人员,有什么事也可以问我。

你大爷的,这俩人把这妮子推给我了。他们走后,苏诗萱看着俩人的背影,紧握拳头怒声道:“这俩人一看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说完转头看向我,即使脸上充满愤怒,美眸中的悲痛却无法被掩饰。苏诗萱坐在我对面,盯着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陈森。”

“多大?住在哪里?为什么要来这里上班?”

我无奈道:“你在审犯人吗?”

“我就是在审你们,我姐的死肯定和你们有关系!”苏诗萱一脸坚定道。

“你不是说警察下午已经来这里调查了,没有发现诗雅有被害的证据。”

“不!我有预感,我姐的死跟这里有着很大关系,绝对不会是意外死亡!”

苏诗萱死死盯着我,似乎很相信她的感觉。不得不说苏诗萱的感觉是正确的,诗雅的死就是那阴物害的,这些事绝对不能告诉她。

诗雅已经死了,要是再把她的妹妹牵扯进来,那自己真是十恶不赦的罪人了。我想救我姐,也不想害死别人。

“你说的不算,别无理取闹了,我还要上班,你走吧。”我淡淡的说了一句,起身往前台走去。

苏诗萱这时一把抓住我:“为什么我姐死你们都没有任何反应?!”

“不好意思,我来这里不到一月,和你姐平时也没什么交流,你要再这样我就报警了。”说完我推开苏诗萱的手,走进前台坐下。

“好,我自己查!”苏诗萱瞪着我:“我一定会把害死我姐的凶手揪出来!不管是谁,我就是拼了命也要为我姐报仇!”

听到这话心中一颤,这不就是得知陈欣出事时我的心情。得知我姐有事,一度失去理智,想着无论是谁,就是拿命换也要帮我姐报仇。

可是随着调查,发现幕后黑手不是我自己的力量可以对付的,就是想一命换一命也做不到。因为这事死的人太多了,不能再让别人参与进来了。

诗雅的死终究有我的原因,这个仇我会帮她报,但苏诗萱定不能让她再陷入这危险中。

苏诗萱见我不理她,自己在服务站里到处调查,希望能找到些线索。阴物杀人哪会留下线索,就是有线索也一定被王志义他们清理掉了。

苏诗萱里里外外在屋子里搜寻了好几圈,又去外面院子里寻找。两个多小时后,苏诗萱回到服务站,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我知道你心里难受,这种意外谁也不想发生,回去吧,这不是你待的地方。”

苏诗萱没有理我,坐在沙发上看着外面发愣。我没想到苏诗萱的毅力那么强,一直到夜里两点钟,苏诗萱还没有离去的意思。

“两点了,你不走吗?”我来到她对面沙发上问道。

苏诗萱双眼通红,看着我咬了咬红唇:“再没有查清是谁害死我姐,我是不会离开这里!”

我本想劝她几句,转念一想说多了会引起她的怀疑,还是别说了。昨晚没有睡好,我躺在沙发上不一会儿睡了过去。

早上我是被来接班的孙巧萍叫醒,看了看表是早上七点钟,面前的苏诗萱还坐在沙发上一夜未睡。孙巧萍没有问我苏诗萱的事,想必昨天下午见过了苏诗萱,按照合同上的要求不多问这些事。

我也没有理苏诗萱,骑上摩托车往家回,今天还要很重要的事要做。昨天晚上吴鹏发来信息,我让他查的消息有了结果。

结果不是很好,查不到赵丽一点信息,赵丽的名字可能都是假的。王志义和林洪生的消息都已查到,王志义是本地人,在十三年前就进入了火葬场。

王志义信息上没什么特别的地方,进入火葬场后一直在这里工作,有一儿一女,妻子在加油站上班。

林洪生也是清安市本地人,没有入职火葬场的信息,不过四年前在一个小区物业做副经理,应该是在离职后进入了守灵馆。林洪生有两位女儿,妻子全职在家照顾孩子。

火葬场的信息有了新的进展,火葬场的馆长叫做张国,在火葬场上工作了二十多年。张国是外地人,来火葬场工作后安家在这里,还有四年就到了退休年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