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私见林洪生

火葬场馆长张国,来守灵馆那么长时间没有见过他一次。不知道张国是和王志义一样是阴术者的人,还是对里面的事不清楚,或者就是我们要找的阴术者。

这些事查起来很难,现在能找的就是林洪生。想要有新的突破,必须要击破林洪生这一点。林洪生住在市区内的小区,我在门口买了礼品,领着往林洪生家里赶去。

来到林洪生家门前,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位女人的声音:“谁啊?”

“我是洪生哥的朋友,约好了今天来找他,他还没下班吗?”我在门外笑着说道。

屋里的人从猫眼向外看,大白天我双手拿着礼品,想着不会是什么坏人。女人打开门,有些疑惑问:“你们约了今天在这里见面?”

“是的嫂子,洪生哥没告诉你吗?”我笑着说道。

“他去买早餐了,一会儿就回来,你先进来吧。”林洪生的媳妇把门打开,接着挥手招呼屋里的两位小女孩:“你们俩过来,叫叔叔。”

大女儿在七八岁,小女儿三四岁,俩人来到我面前奶声奶气叫了声叔叔。我应了一声,买来的果篮打开,拿出水果递给她们。

林洪生的媳妇示意我坐下,倒了杯水:“我打电话催催他。”

“不用嫂子,洪生哥不是去买早餐了,用不了多久就会回来的。”我说道:“你该忙忙你的,不用客气。”

正说着门口林洪生走了进来,一脸微笑的面容见到我后戛然而止:“你怎么来了?”

“洪生哥,我来看看你。”我说道。

林洪生故作正常,把手中买来的早饭递给媳妇:“你让孩子们吃吧,我和他聊两句,一会儿我带你们去游乐园。”

“太棒了爸爸!”林洪生的大女儿跑过来兴奋道,小女儿也学着自己姐姐的模样抱住林洪生的腿。

一家人看起来很和睦,林洪生在他家人面前也没有暴露出不待见我的态度。安顿好家里人,林洪生示意我出去聊。

房门关上,林洪生笑容消失,瞪着我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洪生哥,前天晚上我去我姐家里遇见了王和泽,他告诉了我很多事。”我看着林洪生说道。

林洪生向左右看了看:“跟我来。”

进入电梯林洪生按了顶楼,来到天台我说道:“你不是打算要把我推下去吧?”

林洪生哼了一声,环视一圈确定没人后:“你见到王和泽了?”

“嗯,前天我回我姐家,王和泽住在我姐家好几天了。”

林洪生恨道:“这家伙,非要死了才高兴!”

“看得出泽哥对我姐感情深厚,你放心,我没有对他说出青灵街上的事。我还告诉他过年你带着我姐回家见了家人,这时候泽哥应该已经死心了。”

我拿出烟递给林洪生一支:“洪生哥,你也不用瞒我了。你和我姐都是守灵馆的员工,四年前来到这里上班。和泽哥谈话里听出,你对我姐很照顾,把她当成妹妹来看。”

林洪生没有接我的烟:“你想说什么?”

我把烟放入自己嘴中:“你不知道留在青灵街内的人会出事吗?”

“知道,还有吗?没有的话我就走了。”林洪生说着就要往楼下走。

“王志义他们应该威胁你家人,所以你才站在他们那边,对吗?”

林洪生停下身子,转过头之前镇静的模样消失:“你知道还来找我?!”

“你以为全部服从他们你就能活下去吗?”

“不,当我知道某些事后就知道自己活不了。可是我为了她们,只能这么去做。”林洪生有些恼怒道:“让你离开你就是不走,陈欣的仇是你能报的吗?!”

“我想走也走不了,你不知道为什么吗?”

我看着林洪生,他看着我带有疑惑。听了王和泽的话我也没有对林洪生百分百相信,所以很多话不能对他说。

“什么?不就是为了给欣儿报仇。可是你能报吗?多少人都死在了青灵街,他们杀人无声无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林洪生说着有些激动起来:“也不知道陈欣怎么想的,竟然让你来这种地方!”

“不怪我姐,是他们盯上了我,和你一样用家人来威胁,我姐不得不让我过来。”我说道:“洪生哥,今天我来找你没有任何人知道,你的信息是我找人查出来的,没有问火葬场的任何人。我告诉你,我有办法结束这一切,你相信吗?”

林洪生毫不犹豫道:“不信!你不知道那些是什么人,准确来说他们可能都不是人!”

“我知道,他们无论是什么总有解决的办法。这件事不需要你参与,你只需要把你知道的告诉我,其它的交给我。”我看着林洪生说道:“我姐失踪,正哥,王永国,燕姐他们发生意外死亡,下一个就是你和我。他们说不会牵连家人,那为什么非要逼着我来到这里?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死了,那些人真会放过嫂子和你的女儿?说不定下一个害的就会是找她们!”

为了能从林洪生嘴里得到消息,我只能这样去说。但我不会把林洪生牵扯进来,我要的是他知道的线索,不会让他来帮忙。

听到这番话林洪生表情渐渐黯淡下来:“你知道这些又能怎样?”

“洪生哥,难道你不想活着吗?陪着嫂子和孩子吗?我既然来找你,那么就不会骗你。我现在想知道有关青灵街的一切,只要你能告诉我,就有可能把他们解决。”

随着对话感觉到林洪生不过是王志义的棋子,后者用林洪生的家人来威胁他,让他留在守灵馆为他做事。我来的原因,我是天阳体的身份,林洪生都不知道。

如果他知道的话,在我姐失踪后,不会拿着转让股份过来找我。

我看林洪生松动了继续说道:“洪生哥,人不怕死那是假的,只是你想用你的死来换嫂子她们的安全。可是你死后她们真的能安全吗?那些人你也说了他们都不一定是人,他们的话能信吗?你只需要把你知道的告诉我,我立马就走,今天就当我没有来过,我们的谈话也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这是你我活命的机会,你难道不想试一试?就是失败,那也是我的事,和你没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