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柳家给我打工

天城,人声鼎沸。

所有武道中人全部齐聚一堂,为的,就是武道界最近崛起的新星!

刚刚踏入宗师境界的,郑佩华!

“听说了么!郑佩华宗师以前就是天城人士!”

“真的假的?为什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听说他之前跟柳如龙不对付,两人对赌之后他输了,然后才离开了天城!”

人群纷纷议论郑佩华。

所有人都在好奇,这个刚刚踏入的宗师郑佩华,到底是一个什么人物。

但此刻的郑佩华,却眯起了眼睛,看向了天城这座城市。

“天城,我终于回来了。”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狰狞,将目光缓缓放在了柳家的位置,嘴角勾起一个笑容。

“柳如龙,十年前我不如你,屈辱离开,但十年后,我已成宗师!你们柳家欠我的!总要还给我!”

郑佩华喃喃自语,眼中有着抑制不住的仇恨。

“郑宗师,人全在楼下等着您亮相呢!”

身后一个狗腿子笑嘻嘻的说道。

能为郑佩华办事,他可以少努力十年!

毕竟眼前这人,可是几十年前就已经成为宗师巅峰的王者,雷狂的弟子!

“知道了。”

郑佩华淡淡的说道,然后接着问道:“我记得,我师兄张龙,好像就在天城吧?”

“张宗师……”

狗腿有些犹豫,眼中疯狂躲闪。

“说!”

郑佩华不耐烦的瞥了一眼狗腿,神情冷了下来。

狗腿见郑佩华发怒了,才支支吾吾的开口道:“张宗师他……他死了……”

“什么?!”

郑佩华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向狗腿。

“怎么可能!师兄虽然说实力并不算宗师中强的,但是也是宗师!并且还是师傅的弟子,天城有人敢杀了他不成?!”

郑佩华眼中阴晴不定。

他这次回来,不仅是为了赴跟柳如龙的十年之约,更重要的,就是要找他的师兄张龙!

因为他们的师傅雷狂,在五年前就闭关了,最近传来消息,正是他们的师傅,要出关了!

雷狂成为宗师境界已经很久了,这次出关,恐怕只有一件事!

那就是他已经突破宗师,成为了宗师之上的!天人!

在这个节骨眼上,有人把张龙杀了?

“是……是的。”

狗腿被郑佩华散发出来的气势吓得差点晕过去,颤抖着道:“之前张宗师帮助孙家对付一个不知道哪来的神秘人,但是被他给弄死了……就连孙家也……”

狗腿把他知道的事情告诉了郑佩华。

听完之后,郑佩华的神色冷了下来。

“神秘人?”

狗腿不敢言语。

“能打死师兄的,想必也是一位宗师,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这么狂!”

说着,郑佩华话锋一转。

“柳家呢?他们来了没有。”

狗腿重重的点了点头:“来了!他们也在楼下等着!”

他现在可不敢惹郑佩华生气。

郑佩华冷着脸:“很好!那就先拿柳家开刀!”

说罢,郑佩华直接从顶楼纵身一跃!

砰!

天城拳馆的房顶立刻塌陷出一个大洞!

周围的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跳,纷纷惊呼。

待到烟雾散去,郑佩华正完好无损的站在天城拳馆的最中心。

一时间,场中爆发出了如潮一般的呐喊声。

“快看!这就是郑佩华!”

“天哪,这就是宗师么……我什么时候才能有这么强的实力……”

所有人都在欢呼。

只有柳如龙,眉头紧皱。

“宗师,这……”柳如龙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闭目养神的秦风。

他们早就来了,只是一直没有露面罢了。

“不过是宗师罢了。”

秦风淡淡的说道,睁开了眼睛。

场中的郑佩华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当即将目光看向了柳家所在的阵营。

轰!

瞬间,强大的气势从郑佩华的身上散发。

周围的武道众人纷纷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这是!护体罡气?!”

“这不是只有资深宗师才能修炼出来的东西么!”

“郑佩华不是才刚刚踏入宗师境界么!这雷狂的弟子,竟然如此恐怖!”

所有人都震惊于郑佩华的强势。

护体罡气,这种东西,只有宗师才可以修炼的出来,那是将自身的真气融入身体中形成的一种保护的手段。

但一般的宗师却没有这样的实力,只有实力强横的宗师才有可能修炼出这样的东西来。

郑佩华很满意周围人的反应,站在场中,冷眼看向了柳家。

“柳如龙,十年之约,我来了,你,在哪里!”

话音落下,场中爆发出一阵如潮的呐喊声!

而柳如龙则是面色有些尴尬。

十年过去了,他的修为非但没有长进,反而倒退了。

要不是秦风的出现,他能不能坚持到现在都是个问题呢。

“秦先生……”

秦风自然知道,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场中的郑佩华,缓缓的站起身来,然后走了下去。

“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柳家下来了一个年轻人?”

周围的人面面相觑,不知道秦风搞的是什么情况。

郑佩华也笑了,看向看台上的柳如龙,道:“怎么了柳如龙?自己不敢下来,派一个年轻人来送死?”

说着,他看向秦风,但却没有在秦风的身上感觉到任何的修炼痕迹。

“不会吧?还找一个普通人来?柳如龙,你柳家,是不是没人了?!”

这话,引得周围的人哄堂大笑。

他们自然清楚谁更强大一点。

“柳老头身体不适,不方便应战,所以这一战,我来。”

但秦风却没有理会,只是淡淡的说道。

郑佩华的嘴角勾起一个玩味的笑容,看向秦风:“你可知道,这一战,如果你输了,那么柳家的一切都要归我!”

“你一个年轻人,能代表柳家不成?我看,还是赶快让柳如龙这个老狗滚下来!”

说罢,周围又是一片叫好声。

但秦风却只是掏了掏耳朵,看向郑佩华,语气不大,但是所有人都可以听到。

“我代表不了柳家。”

一句话,让郑佩华忍不住笑出了声,周围人同样嗤笑。

但下一秒,他们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秦风开口了。

“事实上,柳家现在在给我打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