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又如何?

一句话,让所有人闭上了嘴巴!

柳家是何等家族!

现在的天城,如果柳家敢说自己是第一家族,那么没有人敢说一个不字!

孙家倒台之后,柳家接受了所有的生意,并且整合了所有的资源。

本来一般家族生意,地下商会都会插手。

但是柳家却不一样,柳家的生意地下商会非但没有插手,甚至还帮着开路。

其实所有天城的家族和势力都很好奇,柳家是为何突然这么强的。

但是此刻,一个年轻人,竟然说柳家在为他打工?!

“秦先生说的不错,柳家上下,以秦先生为尊。”

一句话,更是让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

如果说刚才的话是这个年轻人狂妄的话,那么柳如龙亲口承认的总不会有错吧!

联想到柳家发生的变化,以及孙家的离奇消失。

所有人的心中都有了一个答案。

“难道,他就是那个灭了孙家的神秘人?!”

“不会吧,他才多大啊!”

顿时,所有人都议论起来。

而郑佩华听到这话,则是眯起了眼睛。

“神秘人?”

郑佩华自语,看向秦风,语气有些冷漠:“我问你,你有没有杀过一个宗师?”

全场震惊!

什么?!

杀宗师?!

他们没有听错吧!

有人杀了宗师?!

这个年轻人么?

一时间,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似乎想从眼前的局面中分析出什么东西来。

但秦风却根本懒得理会:“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自己还有一堆事情要处理呢。

灵泉水还需要改进,而且今天是自己的妹妹秦瑶第一次却学琴的日子。

木彤给秦瑶找了一个挺厉害的钢琴老师。

这么重要的日子,自己当然要去看看了。

对眼前这什么郑佩华,秦风是根本提不起任何的兴趣。

“你不说,就是承认了?”

郑佩华冷着脸,看向秦风:“小子,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事?”

“你是说杀了一个宗师?”

秦风轻笑:“又如何?”

全场安静!

鸦雀无声。

又如何?

这一句话,仿佛是一块巨石,落在了平静的海面,让他们的内心掀起汹涌波涛!

狂!

太狂了!

现在的哪一个宗师来头小了?

要么是那些实力足以镇压一方,盘踞在某地的大佬。

要么就是武盟中的攻坚力量。

甚至还有传言,有些宗师是从古门派中传承出来的。

那些实力不济的宗师,哪一个不是他们这种人的徒弟或者是师兄弟?

就好像是郑佩华一般,哪一个人的来头能小了?!

但眼前这个年轻人却仿佛吃饭喝水一样,杀了一个宗师,大方的承认了。

郑佩华也被秦风的狂妄给怔住,看着秦风,气急反笑:“好!好!好!你很狂妄!”

他一口气说了三个好,足以见得此时的他,有多么的愤怒:“年轻人狂妄可以理解,但你千不该万不该,杀了我师傅的弟子!”

话音落下,人群中顿时传出一阵惊呼!

就连看台上的柳如龙都愣住了!

郑佩华师傅的弟子?

那不就是雷狂的弟子么?!

听说雷狂即将出关,位列天人!

那岂不是说,秦风得罪了一个天人?!

顿时,所有人看向秦风的眼中都带上了浓烈的同情。

但秦风却仿佛没有意识一样,看了一眼郑佩华,道:“你师父?跟我有什么关系?”

“嘶……”

全场倒吸凉气。

秦风的狂妄,突破天际!

“哈哈哈,你胆子,真的很大!”郑佩华笑了,但眼中,尽是愤怒!

一个年轻人,最多是一个有点实力的年轻人,竟然敢这么跟自己说话?

找死!

只见郑佩华冷哼一声,庞大的气势瞬间从他的周身散发,然后直指秦风!

“年纪轻轻就能杀了我师兄,小子,不知道你是真有实力还是借助外力,你都很了不起了。”

围观群众错愕。

郑佩华这是承认秦风的实力了么?

但郑佩华接着道:“不过今天,你完了,我会让你知道,得罪我们师门,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说着,郑佩华脚下突然用力。

砰!

他脚下的土地立刻龟裂,他整个人也瞬间冲到了秦风的面前。

速度之快,在场的一众武道众人都没有捕捉到他的影子。

而他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挥出一拳。

轰!

拳风带着强大的气势,让面对他的观众感觉到一股猛烈的拳风吹过!

有人有些不忍心的闭上了眼睛!

宗师的一拳!

这年轻人,肯定抵挡不住!

但……

“你的拳头,只有这样么?”

所有人看向场中。

却只看到,郑佩华等着不敢置信的眼睛,看着面前的秦风。

而他气势汹汹的一拳,此刻竟然被秦风随意的握住。

但就是这么随意,他却不能移动分毫。

他感觉的很清楚,秦风的手掌,仿佛是一柄巨大的钳子,死死卡住了他,让他动弹不得。

“这不可能……”

郑佩华看着秦风,眼中满是震惊。

但秦风却只是淡淡的将手轻轻向前一送。

砰!

郑佩华就直接被击飞出去。

在空中努力稳定下来后,郑佩华落在了地上,看向了秦风。

“你怎么可能有这么强的力量!难道,你也是宗师?!”

郑佩华震惊的开口道。

本来他以为秦风不过是一个普通武者,最多是化劲武者巅峰,能杀了张龙,不过是依靠偷袭,或者是借助外力罢了。

但是他怎么也想不到,秦风竟然实力如此高强,而且,好像是个宗师?!

这可是个重大发现!

“宗师?!”

“这么年轻的宗师么!?”

观众愣住了。

什么时候宗师这么常见了?

而且还是这么年轻的宗师?!

郑佩华是在开玩笑不成?!

“宗师?”秦风淡淡的道:“你说是就是吧。”

说着,秦风突然向前一步。

咻!

如同瞬移一般,秦风来到了郑佩华的面前。

“我没空理会你跟柳老头之间有什么恩怨,我赶时间,所以,快点结束吧。”

说着,秦风一掌挥出。

这一掌,轻飘飘,直勾勾!

没有任何气势,也没有任何章法。

甚至就好像普通人击掌一般。

但是,只有郑佩华知道,这一掌,有多么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