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大碗喝酒

河底水压实在太大,若不是体内有元气支撑,只怕两耳早已出血。

姜天见河妖对诛邪匕首很感兴趣,思虑片刻想开口说话,但这身处河底,根本无法张开嘴巴,只好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巴,示意自己无法说话。

河妖笑了笑,吐出一道光晕,姜天身边的河水顿时分散开来,只觉所以水压全无,全身舒坦。而且无论姜天往何处走,河水都自动分散。

好神奇的法术!

见河妖面色变得和善,姜天开口道:“这是一位朋友相送。”

“朋友?你和皇猫公主是朋友?”河妖很是惊讶。

“是啊!,莫非阁下也认识皇猫公主?”

“我认识她时,她还是个小屁孩。当年皇猫国王喜得千金,十分开心,将王国唯一一把诛邪匕首赐给这个小公主,没想到这小公主居然将匕首送与你,你还真是艳福不浅啊!”

河妖说完,便化为人形,竟是一名俊美的男子,就是满头红发飘飘,看起来有点妖。

“小弟姜天,敢问师兄如何称呼?”姜天稽首。

“长红是也!”

“好名字,正符合师兄的气质!”姜天笑道。

“哈哈哈,老弟可真会说话,走,我们一见如故,到舍下喝酒去!”

这河妖样子俊美,性格却是豪爽,只见一道漩涡出现在水中,河妖拉住姜天朝漩涡里走去。

姜天只觉眼前一黑,很快就抵达一处洞穴。洞穴很宽敞,里面竟然没有水流,且有各类奇石晶莹剔透,格外华美。

这洞穴居然和河水是隔绝的,眼前这个叫长红的河妖居然可以建造如此神奇的洞穴,还真是个高手。

长红招呼姜天坐下,马上取来几坛好酒就邀他对饮。

“好酒!”

姜天端起酒碗一饮而尽,格外舒爽。

“只是这光喝酒还是缺点什么,师兄这里难道没有下酒菜?”

“老弟放心,下酒菜马上就到!”长虹也端起酒碗一饮而尽。

片刻后,就有几名虾兵蟹瑟瑟发抖地端着大盘大盘的河鲜送了过来。

“主人请慢用!”

虾兵蟹将把河鲜放在餐桌上,全部一溜烟的跑了。

“师兄,你这下酒菜可是他们的同类啊!”

“老弟心软了?男子汉大丈夫吃几只螃蟹怎么了?老子还吃过大妖呢!”

长红又喝了一碗酒,然后抓起一只大螃蟹啃了起来,看起来十分美味。

姜天也顾不了那么多,也抓起一只大螃蟹,果然美味。真是难为那几个虾兵蟹将,居然把自己同类蒸得如此好吃。

两人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十分愉快。

“来,兄弟,干!”

长红酒量大,每一碗都是一饮而尽,姜天也是喝酒的好手,两人很快干番了几坛酒。

“师兄,老弟有一事不明。以师兄如此高的法力,为何甘愿在此处当个河王,而不是去干一番大事业?”

听到姜天的话,长红把刚刚送到嘴巴的酒碗放下,长叹一声,道:“不是我不想出去干大事业,只是眼下魔族又开始蛊我们妖族,我实在不愿和他们同流合污。若是人妖之间的大战拉开,受苦的还不是平头百姓?”

“原来师兄也是心善之妖,竟如此,师兄何故屡屡作法,让徐州百姓流离失所,尸横遍野呢?”

“有吗?”长红面露惊色。

“师兄难道不知?远了不说,就说刚刚师兄施法,起码有二三十条性命丧于你手,若再算上被河水冲垮的房屋、物资,师兄刚刚给徐州百姓造成的损失还真不可估量!”

“啊!”

“唉!”

“我只顾自己练功痛快,那曾想过会给徐州百姓造成如此巨大的损失,我还以为只是有一两个人受伤。”

长红端起酒碗,大大喝了一口。

“虽然人与妖之间自古不两立,但是让平头百姓受伤害,实在非我所愿。”

“师兄真是佛心!”姜天赞道。

说话间,突然一名褐衣老者闯入洞穴,大声道:“何方妖孽,竟敢来我徐州河作祟,快拿命来!”

姜天抬头一看,只见那老者满脸龟纹,褐色的衣服上也全是龟纹。

估计是只老王八!

长红没有答话,而是一坛酒砸了过去。虽说只是一坛酒,但酒坛四周顿时围绕着十几条大蛇,那大蛇全部张开大嘴巴朝褐衣老者咬去。

褐衣老者手中的木棍轻轻一绕,一道山河图出现在他跟前。酒坛撞在山河图里,竟全部被山河图吞没,随后就看到山河图里多了一坛酒和几条乱做一团的蛇。

“一只老龟焉敢在我面前放肆!”

长红大骂一句,元气爆发,一把宣花斧握在手中,狠狠朝褐衣老者劈去!

砰!

一声巨响,山河图全部破碎,地面出现一条大裂缝,洞穴一阵晃动,洞顶掉落几块大石头。

长红提起宣花斧又横扫过去,褐衣老者挥棒格挡。

铛!

姜天只觉耳朵骨膜欲裂,洞穴晃动更加厉害,无数巨石落下。

褐衣老者力量不如长红,连连后退几步,而在后退的过程中,木棍又画了一张山河图朝长红盖去。

那山河图盖到长红头顶时,图中突然出现一只大嘴巴,咬住了长红,把他往里面拖。

“雕虫小技!”

长红爆吼一声,双臂变成两条大剪刀,咔嚓咔嚓地剪碎了山河图。

可刚刚剪碎山河图,褐衣老者又打出一张火山图,熊熊烈火顿时袭向长红,映得长红满脸通红。

长红赶紧喷出大水柱,水火相接,泛起无数青烟,滋滋作响。

褐衣老者大汗淋漓,显然是消耗元气太多,而长红依旧是满脸轻松。

“去死吧,老头!”

呼啸一声,长红手中的宣花斧又朝褐衣老者劈去。褐衣老者元气消耗太多,只好现出原形,把头缩进龟壳里。

果然是只老王八!

铛!

宣花斧劈在龟壳上,一阵巨响,姜天只觉头昏目眩,顿时无数巨石落下,洞穴似乎要塌垮了。

“王八的壳真硬!”

长红冷哼一声,拉住姜天赶紧朝洞口奔去,只留下一只缩头的王八和正在崩塌的洞穴。

长红带着姜天,所过之处水流尽皆分开,两人很快冲出水面,直奔苍穹!

真是痛快!

姜天虽说被长红拉着,但体内元气滚滚,身上似乎有两条神龙保护。

“看,那是神仙么?”

一片狼藉的徐州城,有人抬头看向他两人。

“何方鼠辈,敢在我徐州装神弄鬼!”

突然,一群骑乘青玄鹰的三查官朝姜天二人围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