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再遇仇家

几名三查官骑乘青玄鹰快速向他二人奔去,手中武器紧握,显然是把他二人当成了劲敌。

“师兄,我们这飘在空中是不是太高调了,我与他们素无仇怨,还是少起冲突为好。”姜天对长红道。

“老弟喜欢低调?”

“如你所愿!”

长红说完,手臂一甩,姜天只觉眼前一黑,两人就到了另外一处街道上,只留下几名三查官在高空中凌乱。

“这是什么法术,可以如此之快的移位?”姜天诧异。

“此乃我师父所创的空间传送法,可以瞬间传送,但对元气损耗极大!”

“原来如此。”姜天很是羡慕。

“老弟想学?”

“这是当然。”

“既如此,老弟随我去南湖吧,那里湖宽水深,很适合修炼,随我在南湖走一遭,我好教你空间传送法。”

姜天眼前一亮,这样自然最好,不过天宝阁的无痕剑还没有搞到手,心中颇有不甘,道:“师兄,可否先随我去天宝阁,那里有一把宝剑,令老弟爱不释手。”

“走,如你所愿!”

二人很快来到天宝阁,因长红刚刚的一番折腾,此刻的天宝阁很冷清。

那店员认得姜天,就赶忙招呼他二人坐下,马上跑去禀告裴如飞。

片刻后,裴如飞从后堂走出,大声道:“姜兄弟被凶残的河妖卷入,我还以为你……没想到你居然如此福大命大,哈哈哈!”

见姜天平安归来,裴如飞很是高兴,甚至有点喜极而泣。前不久,裴如飞接到父亲的秘密信函,父亲要求他抓紧时间笼络人才,不久后便要干一番大事业。

裴如飞本就血气方刚,听到要干一番大事业,恨不得马上起兵,怎奈实力不济。刚见姜天慧眼识珠,觉得他非比寻常,现在姜天能够从河妖口中平安归来,更是证明了自己的猜测。

“裴兄,我命大!”

“姜兄平安归来就好,这位是?”

“这位名叫……”

姜天还没有把话说完,长红抢过话去:“我就是那凶残的河妖!”

河妖!

天宝阁里所有人如临大敌,一股杀气顿时涌起。天宝阁里的店员都是高手,所有人亮起武器那一刻,天空竟阴暗了一分。

姜天立即制止道:“诸位不必惊慌,我这位兄弟本无恶意,只是贪图一时修炼的痛快,才造成徐州的损失,现在我兄弟已经不干这些事了!”

裴如飞倒是波澜不惊,笑道:“既然是姜兄的兄弟,也是我的兄弟,请内堂叙话。”

裴如飞说完,给了店员一个眼神,所有人都放下了武器。

长红本也豪爽,见裴如飞态度恭敬,便笑道:“好说,好说!”

裴如飞寻思,这河妖如此强悍,如果能够拉拢,对今后起事绝对有大用。

下人端来好茶,裴如飞用最高礼遇接待他们,并和长红聊得很欢快。

但姜天却心不在焉,裴如飞是个老江湖,一眼就看出了姜天的不正常,道:“兄弟有心事?”

姜天裂了裂嘴,笑道:“裴兄,那把无痕剑是否?”

裴如飞哈哈一笑,道:“我见姜兄弟归来,光记得高兴,忘记了开始的承诺,来人,把无痕剑取来送与姜公子!”

下人立刻领命而去,恰在这时,另有一名下人前来禀告。

“公子,前堂来了一位少年,他也要无痕剑!”

“哦?”裴如飞来了兴趣。

“二位请在此饮茶,我先出去看看!”

“裴兄请!”

裴如飞来到前堂,见一位器宇轩昂的少年正在打量无痕剑,这少年浑身上下吐露出的贵族气,非比寻常。

“这位兄台,在下天宝阁少阁主裴如飞,敢问兄台如何称呼?”裴如飞拱手行礼。

“在下柳盛,来自南疆皇猫族!”

原来是皇猫族,难怪有一股贵族气。裴如飞甚喜,便有招揽之意。

在后堂的姜天听到柳盛两个字,顿时寒毛竖起。

长红见姜天脸色不对,说道:“兄弟何以如此反应?”

“实不相瞒,那柳盛便是皇猫族四王子,屡次想至于我死地!”

“什么!”长红爆吼一声,拉着姜天就来到前堂。

此刻,裴如飞和柳盛交谈甚欢,见他二人来到前堂,疑问道:“二位有事?”

姜天和柳盛怒目对视,气氛顿时紧张。

裴如飞见氛围不对,连忙道:“请,咱们一起后堂用茶!”

“不必了!”柳盛冷声道:“和姓姜的蝼蚁一起用茶,实在是拉低我的品位!”

“什么!你敢侮辱我兄弟!”长红爆吼,元气爆涨,压得柳盛连连后退。

“老子和你爹柳白刀在月下饮酒时,你还在穿开裆裤呢!今天居然敢当面侮辱我兄弟!”

“不必动怒,长兄,给我一个面子!”

裴如飞连忙制止,一边是自己想笼络的人才,一把是皇猫族四王子,自己也想笼络。

“哼!裴公子,把无痕剑取下来,我先走一步!”柳盛说道。

“不好意思,这把无痕剑裴公子已经答应送我兄弟了,你就靠边站吧!”长红讥笑道。

“裴公子,这是真的?”

裴如飞陷入两难,顿时语塞。

“裴公子真是好眼光啊,居然看上这么一个穷酸家伙,难不成我堂堂皇猫族四王子还不如一个蝼蚁?”柳盛撇了一眼姜天,眼中全是鄙视。

“黄口小儿,竟敢再三侮辱我兄弟!”

长红暴怒,立刻元气涌动,变成一条大蛇缠住柳盛,呼的一声把他拉了身前,如提一童稚。

“若不是和你老爹有些交情,老子现在就捏碎你的脑袋!”

柳盛贵为皇猫族四王子,那受过此等大辱,十分气恼,但长红实力太强,柳盛被他的元气蛇缠住,根本毫无反抗的余地。

裴如飞慌了,赶紧劝解:“长兄还请高抬贵手!”

“哼!”

长红把柳盛丢在一边,吹胡子瞪眼。

姜天见裴如飞为难,便道:“裴公子,打搅了。长兄,我们走,不要让裴公子为难!”

姜天说完就径直离开,长红瞪了柳盛一眼,双眼如两把利剑,吓得柳盛冒了一阵冷汗,随后就跟姜天走了出去。

“姜兄弟,不着急走,姜兄弟……”

见姜天没有回头,裴如飞如释重负,赶紧扶起柳盛。

柳盛被长红弄得颜面扫地,心中尽是恨意,却不敢找长红麻烦,便把一切怪在姜天头上。

一个蝼蚁得一个疯子相助,能够蹦跶几天?我柳盛如果不杀了你,誓不为妖!